搜狐首页 旅游 罪案心理小组

手机搜狐

SOHU.COM

悲伤地名:去全世界最心碎的地方旅行

来源:新周刊(ID:new-weekly)

“毫无用处的圈”(UselessLoop)是澳大利亚西澳鲨鱼湾地区的一个盐田,跟名字相反,这个地方其实很美。

悲伤群岛、世界尽头、冷酷角、苦难路、自杀森林、厄运城、黑暗湖,还有许多让人不寒而栗的地方,诸如自杀大桥、亡女出没街、有去无回湖……

这个世界上的确存在一些悲伤角落,它们在地图上以令人沮丧的名字存在着,与那些光鲜亮丽的地名一起,组成了悲喜交加的“世界剧场”。

“我讨厌旅行,憎恨探险。”

法国人类学家克洛德·列维-斯特劳斯为其著作《忧郁的热带》写下这句话作为开头。在穿行南美原始丛林深处的10年中,他发现了大探险时代遭缓慢摧毁的痕迹,目睹了土著文明的消失、垂死世界的悲伤与后殖民地的忧郁。

在他看来,旅行是一种为了接近目标不得不做的迂回绕道,探险则是对世界和人类其他文化地位的错误定位。因此,他“反旅行”的观点旗帜鲜明:“旅行,无论如何,都是生活中最令人悲伤的消遣之一。”

恰恰是《忧郁的热带》这本为所有游记敲响丧钟的“游记”,自1955年首次出版以来,成为了无数读者认识人类自身世界的“最佳指南”。

1936年,列维-斯特劳斯在巴西。

从《忧郁的热带》获得灵感,澳大利亚艺术家达米安·路德(Damien Rudd)于2018年出版了《悲伤地理》(Sad Topography)。这本书里收录了89个奇怪又阴郁的地名——悲伤群岛、世界尽头、冷酷角、苦难路、自杀森林、厄运城、黑暗湖,还有许多让人不寒而栗的地方,诸如自杀大桥、亡女出没街、有去无回湖……

这些听起来有点匪夷所思的地名,都是真实存在的地方,只是对于大部分游客而言,它们将被列入“不要为自己预订航班去看的地方”名单。就连路德本人也承认,自己从未涉足这些地方:“我倾向于追求那些有着某种梦幻感的地名,这让我想起一个老人或诗人,对生命的深沉忧郁感到厌倦,把自己淹没在一个遥远的水坑中,以妥善安置自己。”

从《忧郁的热带》到《悲伤地理》,这类“反旅行指南”稀释了“旅行”在消费主义时代的通常定义—“度假”“愉悦”“放松”“名胜”“购物”“美好”……正如斯特劳斯在书中引用法国作家夏多布里昂《意大利之旅》中的一段:

“每一个人身上都拖着一个世界,由他所见过、爱过的一切所组成的世界,即使他看起来是在另外一个不同的世界里旅行、生活,他仍然不停地回到他身上所拖带着的那个世界去。”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