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降龙

手机搜狐

SOHU.COM

“不务正业”的高中女教师:一条走了40年的路!!

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征文——

小时候常听说人说起张家山,说那里的泉如何好山如何好,却总无缘去观赏。交通不便是其一,张家山地处家乡偏远的西北。其次,那个年代人们吃穿都是问题,何谈旅游。于是,我这个满脑子幻想的乡下丫头,只有在天气晴好的日子,遥望西北巍巍山峦,幻想着那里的山水。 终于在高中毕业的那个暑假,我们一群羽翼初丰的少男少女,驾驶当时流行的交通工具一一自行车,呼啦啦向张家山出发。七十多里路,我们浩浩荡荡行驶了三个多小时。一路上,我们说说笑笑,你追我喊。凭着青春勃发的激情,凭着用之不竭的精力,凭着初生牛犊的蛮气,我们飞驰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粗糙的沥青公路上。

记得骑车时尚无感觉,到终点后却四肢麻木,屁股烧痛。自行车的硬座,折磨着我们青春的娇嫩臀部,我们个个呲牙咧嘴咽下难以启齿的疼。 在王桥镇的同学家稍事休息,随后我们在她的带领下继续前进。从王桥到张家山还有十几里土路,那是真正的黄土路。时值盛夏,久未下雨,路上黄土几寸厚。车子骑上去,像在地毯上,软绵绵的极难前进。若非我们年轻力壮,很难完成这一段路程。车轮过处,留下一道深深车辙,七扭八拐。身后,黄土迷漫,让我想起《兵车行》中的名句:车辚辚,马萧萧,尘埃不见咸阳桥。土路一直沿着泾惠渠北上,伸向张家山口。泾惠渠是民国水利专家李仪祉先生在郑国渠遗址旁修建的近代水利设施,灌溉关中中部地区。那时渠两岸并没有护栏,两排大柳树飘摇在大渠岸,既充当护栏又保护堤岸。渠岸荒草丛生,一不留神就可能坠入大渠里。车行到近山处,一道鸿沟横亘在眼前。沟上有石桥,但桥很低,过桥要下坡上坡。我们疲惫的推着自行车在黄土沟中上来下去,终于“满面尘灰烟火色”的来到山口。 八十年代末张家山并没有设立风景区,游人的财物和安全只能自己负责。山口的北侧崖畔,有两孔旧窑洞,山民用它做车棚。可气的是,我们返回取车时,两个同学的车座不翼而飞。山民态度蛮横,声明概不负责。年轻气盛的男生差点动手,多亏胆小的女生息事宁人。我们骑着没有座位的自行车,楞是艰难的完成了七十里的回程。哎,往事不堪回首! 张家山山石雄奇,山水秀丽,风景极好。在旅游观念淡漠的时代,对没有见过世面的农家子弟,这里堪比苏杭。斑驳的历代水渠遗迹,飞流四溅的瀑布,潺潺飞舞的浪花,河谷中千姿百态的山石,让我们这些农家子弟大开眼界。风景的美,“携来百侣同游”的乐,抵消了旅途的辛苦。时隔三十多年,那时的山水,那时的快乐依然入梦,当然还有那些不愉快的往事依然耿耿于梦。 1991年我陪弟弟们去张家山游玩,所幸那时王桥到县城已有民间公交一一私人经营的三摩。一辆三摩,挤满八人,嘟嘟嘟五十华里。等颠簸到时,不仅屁股生疼,四肢僵硬,而且耳朵里嘟嘟不绝。王桥到山口十几里地,依然不通车,我们只能在赤日炎炎中徒步而行。 又一次,在黄土汤汤中,我们面红耳赤,汗如雨下。汗湿的头发和衣服,搅合着灼热的黄土,在我们身上绘出一道道黄泥沟。我们很狼狈,但山中的风景依然很美。在清凉的山水中,享受风景,享受亲情,我们依然快乐。 2003年,在我的极力推荐下,几个外地朋友请我当导游,再游张家山。这次,我们是乘坐单位的公车去的,没有了旅途的艰辛,方便很多。风景没有变化,依然是纯粹自然的山水。可惜朋友对野山野水没有兴趣,害得我匆匆去匆匆回,很是遗憾。家乡的山水,无论何时,在我心中总是最美。无论有什么不快,多少艰辛,我都乐此不疲。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