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体育 罪案心理小组

手机搜狐

SOHU.COM

博塔斯:被称僚机很伤人 因莱科宁而使停站更早

在匈牙利大奖赛上,梅奔车队本指望能收获一二名,但在博塔斯最后关头连续撞车并被法拉利双雄超过后,这一期待成了泡影。尽管如此,车队主管托托-沃尔夫还是称赞他是拿下冠军的汉密尔顿的完美僚机。

在英国人以绝对优势夺冠后,沃尔夫立刻就称赞了芬兰人:“对我们来说,获胜是不现实的,这是我们最薄弱的环节之一,我们期望的是限制损失而不是获得分数。”

“这感觉有点儿苦乐参半,我真的为刘易斯感到高兴,而我又为瓦尔特利感到遗憾,他应该获得P2的,因为他是一位如此好的僚机——那本来会是很好的。”沃尔夫补充道。

不过,当听到老板“僚机”的称赞时,博塔斯显然没有被感动。“首先,僚机很伤人。我在这场比赛中看不到任何对我来说积极的方面。我想要更好的结果。”

“我们原以为,从理论上说,我们本应该能够用一停做到那样。由于基米的原因,我们不得不比我们所想象的更早停站,我们不得不挡住他,直到比赛结束前20圈,一切感觉都还好,(赛车的)控制、节奏和我的位置都很好。”

“但后轮开始崩溃了。我尽我所能地、积极地去努力防守,但最终,破碎的前翼把结果弄得一塌糊涂。”

“我们需要在这场比赛结束后谈谈。我们今年赛程已过半。积分差距是很大的,所以车队肯定会在某个时刻做出决定。”

在第65圈,博塔斯与正在超过他的维特尔相撞,前翼受损,结果被两辆法拉利趁机超越。接着,在第68圈,没有进站更换前翼的他在1号弯刹车过迟,撞上了在外道尝试超车红牛车手里卡多。所幸的是,两次碰撞都没有造成退赛,只是芬兰人不得不接受第五名的结果。

对于事故,博塔斯说:“和塞巴那次,他在二号弯跑得很好,我们在一号弯稍微有场战斗。在内线进入二号弯时,我仍然拥有我的前鼻翼,他在外道,他转向非常早,而对我来说已无处可去。所以我们相撞了,我是唯一受到伤害的那个。公平地说,我认为那是一次比赛事故。”

“和丹尼尔,几乎是类似的事件。我在他旁边的内线。我失去了半个前鼻翼,所以我又锁死了。我确定他看到仍然在很快地进入弯道,但他向内转向了,然后我们就撞了。”他补充道。

博塔斯与维特尔的撞车被赛会认定为是比赛事故,而与里卡多的撞车则让他受到了处罚。

来源:新浪赛车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