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降龙

手机搜狐

SOHU.COM

美国GDP跑出4.1%神速,美元却不被看好

尽管美国总统川普上周宣告美国经济进入快速成长的新时代,但许多经济学家认为成长已攀顶峰,原因是减税与政府提高支出等刺激措施带来的动能将消退,美元也可能因此逐步走软。

今年第二季度,美国国内生产总值增长了4.1%,为2014年以来的最佳增速,提振了人们对经济已准备好摆脱长达10年低迷的希望。

这是自2014年第三季度增长4.9%以来的最快增速,也是自大衰退以来第三高的增长率,同时自2010年美国经济回暖以来第四次超过4%。除了强劲的第二季度外,美国商务部还将第一季度的数据从2%上调至2.2%。

数据出来之后,美国总统特朗普发表演讲,庆祝经济创四年来最快成长速度,表示美国平均经济增速或将大幅高于3%,“处处都见到美国经济奇迹的影响”。

不过,与特朗普政府在经济增速上的乐观态度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美国金融市场并没有因为这个数据而兴奋。美股、美元下挫,日元、黄金、国债等避险资产上涨。

究其原因,固然有机构早已预见到美国二季度增长将相当可观的因素,有关利多的消息都消化得差不多了。但更重要的因素,还在于投资者普遍对美国经济增长的可持续性持悲观态度。很少有经济学者对特朗普政府的前景展望表示赞同,更具代表性的观点则认为,“随着减税和政府支出增加的效应逐渐消退,经济增长将会减弱。”

三菱日联银行驻纽约首席金融经济学家鲁基(Chris Rupkey)表示,“要达百分之三有难度。经济已经持续扩张九年,我们所见到的大部分支出已达到最大值。”

换句话说,不论是短期因素看,还是从中长期看,美国二季度的这种高增速不可持续。

从短期因素看,美国商务部的数据显示,此次美国经济的高增速,一方面受到个人消费开支和企业固定资产投资支撑,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贸易战,受到出口意外大幅增长等暂时性因素影响”。

从中长期看,在美国货币政策持续收缩的条件下,美国经济很难保持高速增长。实际上,如果梳理过去5年美国经济增长的季度数据,并与同期美国货币政策走向进行比较,我们就会发现美国经济增长,与宽松的货币政策之间有着很强的正相关关系。

比如,2014年第三季度美国GDP年化增速高达5%,但当年10月,美联储宣布退出量宽政策,此后第四季度美国GDP年化增速降到2.3%。又如,2015年第三季度美国GDP年化增速为2%,但是当12月美联储宣布加息之后,2016年第一季度年化GDP降至0.8%。

因此,随着美联储对货币政策的持续收紧,美国目前的增长速度势必受到影响。这样看来,似乎也可以理解前阵子特朗普突然打破20多年的总统不干涉货币政策的常规,向美联储“开炮”,大概就是因为对货币政策持续收缩可能给经济增长带来负面影响的忧虑。

更多精彩文章请点击:https://www.aetoscg.asia/s=SSH1000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