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罪案心理小组

手机搜狐

SOHU.COM

比亚迪盈利能力骤降 董事长薪酬相当于员工的96倍

近日爆发的与“国金比亚迪”、李娟及多家广告商之间关于广告营销代理的纷争,将比亚迪推上了舆论风口。据此前媒体报道称,针对此案“在过去3年中,有多家广告公司跟李娟方面合作,从事比亚迪的品牌推广活动”而“比亚迪声明中认定的合同诈骗行为长达三年,涉及至少25家广告供应商,累计金额高达11亿元”。

对此,比亚迪分别于6月13日、7月4日两次发布声明,又在7月12日正式发布《关于媒体报道的澄清公告》,意图撇清公司与“国金比亚迪”、 李娟等相关方的关系,撇清比亚迪在此事件中的法律关系。

但是随即有投资者表达了自己的疑问:“抛开法律合同层面的权责划分,在过去3年中,李娟再给比亚迪的品牌推广活动过程中,比亚迪司的品牌部门、公关部门是否关注到那些品牌推广活动?比亚迪的品牌推广活动是否是在公司的品牌部门、公关部门的有效管理和控制下进行的?”可见,在这场“罗生门”背后,还潜藏着很多谜团有待解开。

广告宣传“罗生门”或许还只是个插曲,比亚迪的困扰更多地来自于其主营业务。自今年以来,比亚迪二级市场股价就节节败退、走出了长达7个月阴跌,从2017年收盘时的65元一路下跌到目前的43元左右,累计跌幅高达三分之一。

在股价衰败的背后,则是比亚迪惨淡的业绩表现:根据公司发布的2018年1季报显示,今年前3个月实现销售收入247.38亿元和净利润2.64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7.54%和-83.09%,而提出补贴收入等其他收益后的营业利润更是巨亏了近4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收益后的净利润同比大降173.58%。从这组数据来看,比亚迪的业务盈利能力在今年1季报中出现了断崖式的下滑。

今年2月财政部正式发布了《关于调整完善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宣布在今年2月12日至6月11日为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的过渡期,过渡期结束后补贴比例开始退坡,这也是导致今年上半年多家新能源汽车上市公司业绩下滑的主因。但是从比亚迪的细节数据来看,该公司面对的挑战则并非是新能源补贴退坡的“外因”,而是更多地来自于该公司产品本身附加值下降的“内因”。

根据比亚迪此前发布的2017年报数据显示,该公司在2017年营业利润达54亿元,其中包含财政补贴的其他收益金额仅为12.49亿元,即剔除政府补贴影响后,公司自有产品销售仍然能够实现较大利润;但是在今年一季报中,公司营业利润仅为2.49亿元,其中包含财政补贴的其他收益金额高达6.31亿元,即剔除政府补贴影响后、公司通过产品生产销售已经无法实现利润,相反还将出现大幅亏损。

同时,比亚迪在今年一季度中的主营业务毛利率为17.14%,相比2017年1季度的21%毛利率水平显著下滑;不仅如此,从最近5个季度毛利率连续表现来看,分别为21%、20.32%、19.86%、19.01%和17.14%,呈现出稳步下滑的趋势,截至目前并未有扭转的迹象。

公司盈利的衰退,并未能够动摇比亚迪的高管人员薪酬。根据年报数据披露,2017年在营业收入同比小幅增长2.36%、净利润和扣非后净利润还分别大幅下滑了14.43%和35.26%的基础上,比亚迪的高管人员薪酬却大幅增长,其中董事长王传福先生年薪高达579万元,较上年度大增了168万元、增幅达40%,多位副总裁也录得了15%以上的薪酬增幅。

与此形成对照的是,比亚迪2017年支出“支付给职工及为职工支付的现金”为154.83亿元,相比2016年的140.66亿元仅增加了10%,再考虑到2017年公司员工总数还出现了小幅增加,对应着公司员工平均薪酬增幅尚不足10%、与高管人员薪酬变动偏离很大。

而且以比亚迪2017年末20.09万人的员工总数,以及“应付职工薪酬”科目中的“工资、奖金、津贴和补贴”项目本年增加额116.36亿元计算,比亚迪2017年度的人均薪酬尚不足6万元,也即董事长王传福先生的年薪相当于员工平均水平的96倍。(来源:环球网财经 记者 陈超 田刚)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