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法医秦明2

手机搜狐

SOHU.COM

西安 凭什么鲜衣怒马再千年?

19世纪末,欧洲人来过西安后写到:“这是一座古老的城市,它与世隔绝,世界鲜有人知道它的起源,北京人说起西安,仿佛也在谈论另一个国度。”

但在更早的过去,来自中亚、波斯、大食等国的商人曾集体表示,“到达西安并非易事”。

翻越高山,横穿沙漠,经过数月的长途跋涉来到这里,眼前的一切却让人们深感不虚此行,甚至“到了天堂”的地步:

人们锦衣华服、商店鳞次栉比,马鞍、量具、黄金、当铺、茶庄,甚至民族餐厅等应有尽有。

图片来源于网络

不错,在海洋成为“世界竞技中心”之前,这座百万人的大都会曾独树一帜。

不仅是同时期东西方经济交流的血脉与要素,更是通向外部世界的关键地带,承载了至高的政治地位和巨大财富。

“世界最古老的东西贸易通道”,用现在的话来说,长安就是世界的超级城市、交通枢纽、国际化大都市。

所以,试图总结13朝古都的由来,是在周、秦通过制度迭代获取了政治优势,再到汉、隋建立了交通优势,隋朝大运河打通了国内交通,通过丝绸之路成为了国际交通枢纽,从而在唐达到世界城市顶峰。

图片来源于网络

再后来,随着新朝更替、海上贸易兴起,加上中国政治中心东移,西安失去了政治中心与国际交通枢纽地位,盛世之城就此没落了。

“究其核心还是生产技术更新,航海时代来临,让运输方式和运输成本都大大的降低。”当时的政治家坦言,这种自由和便利度导致海上贸易逐渐发达,世界格局将大变。

正所谓“技术与制度改变世界,交通与效率改变格局。”

彼时的欧洲资本主义贸易兴起,各国亟需控制海上贸易通道。比如16世纪的海上霸主葡萄牙和西班牙,17世纪的“海上马车夫”荷兰,19世纪的“日不落”大英帝国……

1840年,列强的坚船利炮叩开了我国沿海的大门,百年来,顺应天时,海权时代的主宰,商品物流都来往于大洋之上,此后,上海,深圳等沿海城市由此得利,长三角与珠三角两大制造业基地由此奠定。

然而一转千年,牌桌上换了多少玩家,丝路复兴再次成为时代的选择。

承载着从海权回归陆权的重要使命,西安的国际枢纽地位再次复兴。

放眼整个中国地理,向东、向南,是无边浩瀚的太平洋,向西、向北,则是广袤无垠的亚洲腹地。“一带一路”的提出,向东,构筑远海防御体系;向西,扩张陆地发展空间。实际上是海陆并击的大战略,是中美博弈下开拓新市场、重构新格局的大智慧。

图片来源于网络

按照地缘政治学的观点,当欧亚大陆被一个统一的权力联成整体时,就将形成世界上最强大的权力。中国的高铁从线到片,贯通中亚、东南亚、西亚乃至欧洲区域,逐步形成跨洲区域经济大合作。而随着技术的飞速发展,国际货运的成本和时间都有所降低——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