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降龙

手机搜狐

SOHU.COM

诗旅一带一路之五?遂宁

一条小河在拐弯

张远伦

我看到一条小河在拐弯

这时候水往往令我神迷

前一步去了下游

后一步还在上游

脚尖对脚跟,恍如隔世

设若此刻春光广大

便没有什么,再可称为虚幻

我和我都在不断分离

不断重叠,不断将瞬间

扩大为永恒。没有人

注意到我,前一步还在青年

后一步便是中年

这时候,拐弯是危险的

春天狭小的容器中

一条小河企图建造一个平原

这努力,也是徒劳的

在陈子昂故地

飞 廉

李白、苏轼,都长着一张“蜀道难”的脸,

才华摧兀,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崎岖凌乱的巴山,

江水的浓雾,

因而,言辞激烈,命运艰险……

灌了一肚子射洪春酒,

我走上金华山,你少年时读书的地方,

淘沙的机器船在轰鸣,

山,缓慢下沉……

我长望涪江的流水,

我渴望从此带有一种醉意,

我口吐狂言……

下山的路上,今年,我第一次看见了燕子,

你们都长着一张燕子的脸,不朽的脸。

回马镇桃园村访贾岛不遇

林 莽

我们驱车从红江渡口到对岸

春天的江水在驳船边缓缓地流

天空阴沉两岸油菜花开得正艳

江上的挖沙船星罗棋布

沿江边公路从回马镇到桃园村

满目的灰色调中不时有粉红的桃花溢出

我们问同行的诗人安遇

年轻时代在这儿可有什么故事发生

他讲前几年贾公祠只是几间低矮的灰瓦屋

而今的纪念馆却是一座朱红佛堂

释伽居中众神共座

“长江频雨后,明月众星中”的诗句

显然挂错了左右

而贾岛同瓦屋一同消失得没了踪影

在酉鸡年二月我们看见涪江伤痕遍布

两岸高楼林立让我想到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尽欢颜”

四周群峦安卧老杜贾岛何在

身边一条源于雪山的江已流淌了千万年

河 流

蒲小林

人生苦短,倾其一生,也无法让世间

所有的河,都像我家乡的小溪一般流淌

但那次在海上,我只蘸了

芝麻大的一滴海水

就把天下河流,都捧到了手上

手轻轻一晃,它们平静、汹涌

无风也起浪的本性,很快就

暴露了出来

当我把这滴海水,带回到遂宁清澈见底的

涪江河,相当于把全世界的河流

都带到了我的家乡

也相当于,让全世界的大海,重新

回了一趟自己的出生地

当孩子们放学归来,逐着细浪玩耍

洗完衣服的母亲,踏着夕阳

走在回家的路上,我这才忽然明白

一条河流,为什么一定要像炊烟一样

蜿蜒、舒缓,才是宁静而柔美的,为什么

只有绕着家的房前屋后流淌,才是

清澈而甘甜的

别遂宁

李春英

跑步登机的慌张尚未褪去

雨水已顺着舷窗开始流淌

机翼下巨大的气流

把地面吹得汹涌而动荡

我接受各种形式的告别

与一座城市,一袭山脉

一条河流,一个人

总是不停地从一个起点向终点靠近

又从终点奔向另一个起点

我尤喜欢别过时掩饰着留恋

秘密地把曾经的不舍

再次重温或体验

瓷 语

胡 马

“难道是一场薄雪埋葬了呼吸?”

“其实,那是天堂和我们之间的距离。”

如光沉入水面,当我负重潜入

向着天空上升的遂宁,内心的折射

召唤我从雾霾中惊醒。而你还在

时间的天青色封釉里俯身劳作

耕织的游戏,是谎言说出的真理

莲瓣,梅,菊,忍冬和牡丹……

你种植的草木,在炉火中怒放

你养的鸟兽虫鱼,在倒影里奔跑

从卷草到缠枝,天空的颜色

是通向神明的唯一过渡。推开

辛亥年的窗户,我看见春风浩荡

若耶溪在你身上行使一场大雪

在陶轮、风波亭和崖山海边

在楼船、武信城和撒马尔罕的旷野

在生之独酌与死亡对饮转换的间奏

……狂舞如屠城的战旗

而博物馆的冷光灯,将一个王朝

轻轻推至历史最易搁浅的险滩

当北风越过等高线,蒙古铁骑

自地底涌出,将铁钩银划踏碎

多少美沦为灰烬的囚徒。只有你

将不可触摸的根须,沉入苦难之雪

在不被命运扪及的暗处,沉睡如挽歌

圣莲岛观荷

雪 君

就让我捂住这颗柔软的心吧

它要盛开了

晨曦里的荷花如饮水的少女

起身盈盈而来

散布在岛上、江畔

一望无际的荷香

徐徐抹掉

花朵生命的期限,和地域国界

听,荷花盛开的声音

再静一会儿

再接近灵魂一点

荷叶上滚动水珠的梦境

花瓣一遍一遍眷护

莲子赴苦的心

一座城市沉淀下来,荷一样

倒映在水中,日夜拍打

茫茫江岸和悠远的时光

我有采莲之手

令这座城池

圣莲般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