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罪案心理小组

手机搜狐

SOHU.COM

随便一处“涂鸦”,都是不可多得的无价之宝

如果单看这样一座山,你能看到什么?

乍一看,并无特别之处,论险不如华山,论雄不如泰山,论秀不如黄山;

再将视野拉近,岩壁上充斥着诸多看似不成章法的“涂鸦”,这到底是一场恶作剧,还是某些游客的“到此一游”?

或许就如王安石所言“看似寻常最奇崛”,眼前的这座山乃是大名鼎鼎的贺兰山,也就是岳飞所说“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中的贺兰山。而这些所谓的“涂鸦”,却是被誉为“中国游牧民族的艺术画廊”的贺兰山岩画!

如果说泰山是中原大地的圣山,贺兰山则是北方的圣山,不但是中国河流外流区与内流区的分水岭,也是季风气候和非季风气候的分界线,匈奴、鲜卑、突厥、回鹘、吐蕃、党项等北方游牧民族在此繁衍生息,并创造了光辉灿烂的游牧民族文化。

贺兰山岩画即是其中的代表,详实地记录了远古人类在放牧、狩猎、祭祀、争战、娱舞等生活场景,以及羊、牛、马、驼、虎、豹等多种动物图案和抽象符号,揭示了原始氏族部落自然崇拜、图腾崇拜、祖先崇拜的文化内涵。

作为远古人类形象思维的产物,岩画的基本风格是写实的,同时不乏大量极度夸张、抽象、变形的图形,集古朴、苍劲、自然、童稚之美,给人以强烈的冲击与震撼。

诚然,世界上许多地方都发现了岩画,但贺兰山岩画以时间跨度大、作画民族多、文化内涵深厚、表现形式丰富、分布区域集中而著称,仅贺兰口岩画的山口内外就分布有5000多幅岩画,人面像岩画达700多幅,以表现形式丰富、分布区域集中堪称一绝!

中央民族大学教授陈兆复曾点评道:“贺兰山岩画最突出的内容是人面像。这种人面像岩画虽然在中国北方南方都有,可是没有像贺兰山那么集中,这一特点在世界岩画界也是很突出的。”

如果将视野放大到全球,你会发现在岩画图像中最普遍的人面像大多集中于环太平洋地区,但在远离环太平洋的贺兰山却以近千幅的“豪华阵容”登顶世界之最,无疑给世人留下了一道难以破解的谜题:贺兰山岩画人面像究竟透露出了怎样的文化信息?

它是中国本土的产物,还是与欧洲、非洲及其他地区的人面像属于同一种文化结果呢?

更为重要的是,这些岩画究竟产生于何时?

《英国剑桥科技史》中有这样一句话:“考古界惟一能确定的是一切都不可确定。”可惜的是,岩画研究也难逃这一“魔咒”。

岩画的断代向来是一项世界性难题,其主要原因是岩画本身不能够提供可供断代的直接依据,进而影响到围绕岩画的其它学术课题的研究。时至今日,我们仍依靠传统的考古学方法来进行岩画断代研究。所以,在岩画的形成时间上,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此外,岩画不仅断代难,释读的难度也是空前的,需要我们所有人一同努力,解决岩画的保护、断代和释读这三大世界性难题。

描绘在石壁上的艺术,岁月无声,唯石能语,你听,它在吟唱来自远古的神秘乐章,亘古悠远,引人幽思。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