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降龙

手机搜狐

SOHU.COM

连载|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不苦的工作,只要你想做好

08

日出

希望今天早上的日出

能给我的晕船

做一次告别仪式

新的一天开始了

依然波涛汹涌

但是我已经重装了心情

终于不再晕船了

在我呕吐了六次以后。我的晕船症状就算好了。

我是怎么知道的呢?因为我觉得饿了,这说明我的肠胃开始工作了,我的身体终于向我的意志妥协了。但是当我把损坏的3号球帆(超重球帆),拉近船舱里的时候,我的心在剧烈跳动。我知道,我的体力还没有恢复,但是这不妨碍我的情绪好转了。

“青岛号”目前处于领先位置,因为我们的3号球帆由Andy在甲板下修补,我们换上2号球帆,2号球帆小了一号,速度也慢了一些,因此我们和其他船的差距正在缩小。

晚上,我值8到12点的班,我爬到甲板上看看风速是36.5节,因为是顺风,风从背后吹来,比迎着风跑船舒服很多。掌舵的时候至少能睁开眼睛,而且浪不会从船头涌上甲板把我们淋湿。

我们现在的船速是13.4节,相对风速是24.8节。相对风速也就是你在船上感觉到的风速,比实际风速要低了很多。相反,如果迎着风跑船,船速和风速就会叠加,那时候的感觉风速要比实际风速大许多。

第111次日出

12点到4点休息了接近4个小时后,我又爬上甲板值4点到8点的班。这是我最喜欢值的班,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在这个班,可以看到日出,连续几天天气都不太好,晚上看不到明亮清晰的星空,早上的也看不到日出。但是今天早上我特别盼望看到日出。

一年前,我在英吉利海峡夜航的时候,那时候也在晕船,呕吐完第三次。凌晨四点,下了值班。我没有立刻下到船舱,等着看了第89次日出,才下去睡觉。一觉醒来,和晕船症状告别了。中间隔了21次日出,希望今天早上的日出能给我的晕船做一次告别仪式,这也是航行中我克服的第一个困难

5月2日6点左右,第111次日出,如约而至,成为本次航行的一个新的标记,记录了我又克服了一个困难,人生因此可以向前踏出一小步。

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不苦的工作

新的一天开始了。依然波涛汹涌,但是我已经重装了心情。

8点下到甲板下吃早餐。我奇怪为什么其他的中国船员吃不惯英式的早餐麦片粥,估计形状太难看,但是我吃了两份,而且配上我带来的酱菜。吐出去的东西,需要一点点补回来。

Chris船长已经跑了9个月了,看起来衣衫褴褛,秋裤都磨破了,他也不在意。所有环球的船员此时都差不多,鞋儿破、帽儿破,我也不笑你,你也别笑我。

吃完早饭,可以睡觉啦。

你猜是我是怎么醒来的?我是被臭醒的!

托马斯正在煮圆葱,所有的气味聚集甲板下散不出去,做饭的各种欧式的香料和圆葱混合发出了匪夷所思的味道。

幸好另一名中国船员Frankie告诉我他给我下了面条。我觉也不睡了,下来吃个独食。Frankie还给我冲了一碗紫菜蛋花汤。面条有点夹生,我还是吃得狼吞虎咽。Frankie问我,有没有想哭的感觉。我想了一下,这些苦都是我自找的,没有什么委屈的感觉。而且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不苦的工作,只要你想做好。

吃完了饭,就上甲板干活。情绪好了,就爱和人说话了。Mike和我一起控制绞盘,我正好和他聊一聊天儿。麦克是一个环球船员,他来自英国,但是只要你听到他满嘴土话的英语口音,你就知道,他住的离伦敦很远。我问他,等你跑完全程你准备干什么?他说我要好好的睡一觉。然后呢?然后我可能去我儿子的建筑公司去工作。

麦克有个引人注目的特点,就是他那一脸的大胡子。他的胡子非同寻常,因为在每一个赛段,他都把胡子染成不同的颜色,一共八个赛段,他的胡子就会染成八种颜色,每一个船员在新赛段开始的时候,都想看看麦克的胡子是什么颜色?这个赛段他的胡子是绿色的。

因为我们的船在过巴拿马运河的时候,非常接近赤道,我非常期望能看到夜晚发出蓝色荧光的大海。

我问麦克:你跑第一赛段在过赤道的时候,夜晚有没有看到大海中蓝色的荧光。

麦克说:看到了,那其实是发光的微生物。当我们船划过海浪的时候,船的后面全是蓝色的荧光,拖拽出了长长的一道痕迹;当海水冲到甲板上,甲板上也闪烁着蓝色荧光;当你冲厕所的时候,厕所里也满是蓝色的荧光。

听得我好神往啊,这不就是我心中的星辰大海吗?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