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体育 大理寺宠物

手机搜狐

SOHU.COM

贺炜:那个把足球说成诗的人|世界杯,岁月刻度

点击音频,听世界杯经典声音

贺炜

贺炜的解说,专业沉稳而不失激情。但他更让广大球迷津津乐道的则是总能在血脉偾张的比赛中讲出值得反复玩味咂摸的金句,因此也被球迷叫做“诗人贺炜”。不过贺炜在拥有今天挥洒自如的解说风采前,也经历过漫长的积淀和思考——他01年通过主持人比赛进入央视后,曾经被关在“小黑屋”里好几年,剪辑和解说了上千场比赛。正如前些天他在比赛中所说:“谁说这个世界是冰冷而残酷的?像克罗地亚人一样,只要你胸怀坚定的信仰,保持高昂的斗志,这个世界就会揭开它冰冷的面纱,向你露出灿烂的微笑。”

与爹妈斗智斗勇的世界杯

在贺炜看来,世界杯对我们这些球迷来讲,就如同生命中的年轮一般。它以四年为一个单位,承载着你在不同阶段的记忆和状态。

1986年,那时候贺炜6岁,他还太小,对当具体的比赛没有什么印象,但大人们对小小的电视里的那些画面特别感兴趣,而且为之疯狂的状态让他记得很清楚。直到后来去回看历史资料的时候,儿时的好奇才终于有了答案。

贺炜:因为1986年世界杯是我个人认为最为精彩、紧张、刺激的一届世界杯。尤其是马拉多纳的横空出世,阿根廷队淘汰赛2:1击败英格兰,5分钟的时间里,马拉多纳打进了两个球:一个是上帝之手,一个是连过五人。我才明白当时他们的疯狂是因为这件事情。当你经历过,然后你回来又懂了当时的那个情境的时候,你知道这种感觉特别棒。

马拉多纳的“上帝之手”

1994年美国世界杯,对贺炜来说可能是一个开始。当时贺炜正在上初中。对于初中生来说,中考无疑是头等大事。当时的课业量还是非常大的,贺炜没有太多时间去看世界杯。期间的某一天,他面临一场重要的模拟考试,但与此同时,那天凌晨有一场荷兰队的淘汰赛。看,还是不看?

1994年世界杯1/4决赛 荷兰2:3巴西

贺炜:我自己房间里有一台小电视,但平时都不让开的。但那天晚上我爬起来,我用被子把我和电视机蒙在一块,因为即使你关掉电视声音,但是电视屏幕会闪光,那个闪光会透过房门的缝渗出去,我怕我爸妈晚上起来上厕所会看到闪光然后揍我。所以我用被子把我和老旧的电视机蒙在一块儿,那个老旧的电视机烫的像一个高烧的孩子,我当时心里是做了计划,要是电视机爆炸了,我就算是为这场比赛殉道了。在那种情况下,全世界就剩你和足球了,你的记忆会非常深刻。

“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到了1998年,贺炜从一个准备中考的孩子变成了一个准备高考的孩子。类似的故事仍在发生,贺炜继续与家长“斗智斗勇”。等到后来,足球真正变成他的职业的时候,回想当时所做的所有的小冒险,一是值得的,二是现在想起来有趣的回忆。从那个时候,贺炜觉得足球和自己分不开了,尽管他还不确定将来要做什么,但他知道,自己会一直喜欢足球。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