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送女孩回家2

手机搜狐

SOHU.COM

【随笔】社融数据:非标降才是疗效好

王剑

社融中的非标数据不达预期,本身是监管压力下预期中之事,但却给经济前景蒙上一层担忧。

一、纠结的社融

央行公布了上半年金融数据,其中,6月社融总额为1.18万亿元,不算太高。但是,其中信贷数据其实是正常的,人民币贷款1.67万亿元,同比多增(6月是信贷季节性大月)。而信托贷款、委托贷款等(两者是非标最常用的通道)则继续下滑,分别降1623亿元、1642亿元。未贴现银行承兑汇票更是大幅下滑3650亿元,主要是因为好多票据都拿去贴现了。

而拿上半年数据作一个同比,情况也类似。发现社融规模同比少增2万亿元以上,其实人民币贷款是多放5503亿元的,企业债也比去年好,多发1.4万亿元,但少增的是委托贷款(少增1.4万亿元)、信托贷款(少增1.5万亿元)、未贴银承(少增8388亿元,去信贷额度紧张,开票增加)。

可见,非标收缩是社融不强的主因。而非标收缩,又是因为监管的原因。非标的投向,业内经验数据为:一半以上为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现在已经不这么叫了,一般是城投企业来举债),以及一小半房地产企业,剩下一点点是其他。

除非是优质的城投企业,可以获得贷款和城投债,其余大部分城投的举债,主要是通过非标。而出资方,则是银行表内外资金均有(表内同业投资对接的非标,以及表外理财对接的非标)。城投公司拿到资金,用于各项建设,从而拉动GDP。

二、去杠杆的疗效

在谈数据之前,我们不能忘记大的政策背景,仍然是去杠杆。虽然政策有些微调,但截止目前,当局可没说去杠杆已大功告成。

关于去杠杆的深度报告,请参见我们7月初的《重债之迷:从金融去杠杆、实体去杠杆到稳杠杆》。我们继续没用该报告中的一幅图:

上图的“实体部门”,内部有分化,并不是全部实体都需要去杠杆的,杠杆过高并有较大风险隐患的,只是地方国企(背后是地方政府)等。因此,这一轮去杠杆是有着明晰的“病灶”的,需要精准下药。

目前去杠杆的重要手段,可谓“财政+金融”双管齐下。一方面,财政部出台各项措施,遏制地方政府通过各种形式(比如以城投企业负债的形式)违规举债(融资需求端);另一方面,金融管理部门也出台各种政策,遏制金融机构(银行及其理财)向地方政府输送资金(融资供给端),其中最夺人眼球的政策就是发布于2018年4月底的资管新规,此外还有委托贷款的监管(取缔了资管产品作为委托人放委托贷款的功能)、银信合作的监管。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