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降龙

手机搜狐

SOHU.COM

世界杯的赞助商们:科技公司多薄命,可口可乐最坚挺

文/赵隽杨

1982年的西班牙世界杯,开启规模化的公司赞助制度。那一年,9家一级赞助商一共投入1900万美元的赞助费。

其中,富士胶片、吉列、日本JVC最为醒目,三家连续赞助过7届世界杯,曾经是赛场上的常驻金主。

进入数字化的时代,胶片和摄像机的年代早过去,2006年后,富士胶片和JVC再未出现在赞助名单中。富士胶片和世界杯最近的联系,出现在2014年巴西世界杯,在里约热内卢和圣保罗两座城市,他们为使用富士镜头的客户提供技术支持。

2005年,吉列公司为宝洁公司收购,次年最后一次赞助世界杯, 推出了足球包装的喷雾。之后,logo没有出现在世界杯赛场,市场份额渐渐被更便宜、更个性化的剃须刀侵蚀,一度从2010年70%下滑到2016年的54%。吉列的剃须刀曾是宝洁业绩的助推器,2018年第二财季,吉列的销售额下降3%,已在拖宝洁的后腿。

有两家大名鼎鼎的技术公司,赞助过两届世界杯,如今无可奈花落去。

东芝和雅虎第一次赞助世界杯均是在2002年,那届世界杯由韩国和日本共同承办,两国分别有10座城市参与。

现在00后们,对雅虎已知之甚少。如今互联网世界叱咤风云,1995年创立的雅虎公司称得上是开山鼻祖,起家比谷歌整整早了3年,2000年市值达到1280亿美元。

2006年,雅虎正值巅峰,是世界排名第一的互联网公司,也成为走下坡的开始,当年雅虎错失收购Facebook的机会,2008年又拒绝微软500亿美元的收购,8年后,主营业务以48亿美元贱卖。

有140多年历史的东芝,一度引领显示技术的潮流,并出品了全球第一台笔记本电脑,2006年,也是东芝由盛而衰的转折点,当年以54亿元收购美国西屋电气,积极发展核电业务。

2011年,日本地震引发的福岛核危机,东芝核能业务损失约9000亿日元(约550亿人民币),其后经营日益困顿,东芝四处变卖资产,2017年,将其映像解决方案业务以129亿日元(约7.7亿人民币)估值出售给海信,后者是2018年世界杯赞助商。

相比科技企业,满足吃和穿的公司要稳定些,比如,可口可乐是赞助世界杯最久的公司。第一次赞助起始于1978年,以后从未间断,合作关系维持了40年。

从1998年起,麦当劳和阿迪达斯赞助了每一届世界杯。麦当劳获得赞助权时,曾因产品不健康受过非议;阿迪达斯与FIFA谱写出了稳定的恋曲,竞争对手耐克一直无法突破,只能赞助球队,寻找球星代言。2010年和2014年两届世界杯,阿迪达斯一共花费3.5亿美元。

时光荏苒,2018年,世界杯迎来了“中国商团”,一级赞助商万达,二级赞助商海信、vivo、蒙牛,三级区域赞助商帝牌、LUCI、雅迪。

2015年,因为FIFA腐败,嘉实多、大陆集团、强生集团等赞助商不再续约,中国品牌便抓住机会,伺机而动,成为这届世界杯耀眼的金主爸爸,赞助总额据称高达8.35亿美元,超过赞助总额的三分之一。

当中国公司纷纷登上世界杯舞台,不知道中国足球还要等多久。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