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法医秦明2

手机搜狐

SOHU.COM

马骏:加大环境信息披露有助于让市场用脚投票

7月12日,辉丰股份(002496.SZ)发布一则《关于董事会秘书辞职》的公告,因环保信息披露不真实,受到证券交易所公开谴责。

按照规定,辉丰股份董事会秘书孙永良不能再担任该公司董秘一职。孙永良也因此成为2018年第一个因为被公开谴责而被动离职的上市公司董秘。

6月下旬,云南罗平锌电股份有限公司(罗平锌电,002114.SZ)被深交所函询。此前,其因重金属污染问题中央环保督察组要求整改。

深交所结合通报信息,核查该公司前期信息披露情况,发现其涉嫌存在未及时披露重大环境污染有关信息等违规行为,并启动对罗平锌电及相关当事人的公开谴责处分程序,严肃处理罗平锌电的信息披露违规行为。

“环境信息披露是国际上的通行做法,有助于让市场用脚投票,激励环境表现好的企业,惩罚表现差的企业。”14日上午,在2018中国环境产业高峰论坛上,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中国金融学会绿色金融委员会主任马骏说。

马骏说,2016年,中国人民银行、财政部、发改委、原环境保护部等出台的《构建绿色金融体系的指导意见》分工方案明确提出,我国要分步骤建立强制性上市公司披露环境信息的制度。

分为“三步走”:第一步为2017年起,被原环境保护部列入重点排放企业名单的上市公司强制性披露环境信息;第二步为借鉴香港经验,在2018年实行“半强制”环境信息披露,企业不披露相关信息必须解释为何不披露;第三步为到2020年,所有上市公司强制披露环境信息。

马骏透露,中国金融学会绿色金融专业委员会(简称绿金委)支持的中证研究院已开始启动上市公司环境信息披露试点。加大环境信息披露,一方面有利于提高绿色项目的投资回报率与融资可获得性,一方面可以降低污染性项目的投资回报率与融资可获得性,“说白一点,就是让污染性的项目赚不到钱,资金就可以退出”,同时,可以强化企业和消费者的绿色偏好。

“举一个例子,如果是同样的价格,如果老百姓愿意买清洁的产品,这一些产品需求就会上去,销售就会上去,这些产业的利润就会上去,资金就会投进去。”马骏。

马骏说,目前高排放的原因是污染型的产业结构、能源结构和交通结构。而背后是污染性投资过度和绿色投资短缺。

研究结果显示,中国的重工业占比在主要经济体中最高,而重工业单位产业导致的空气污染为服务业的9倍;中国常规煤炭占能源消费比例为67%,清洁能源占比只有13%,为发达国家比重的三分之一至四分之一。给定当量,燃煤产生的空气污染为清洁能源的10倍;地铁出行占中国城市出行比例仅为7%,而发达国家大城市的地铁出行比例高达70%。给定同样运输量,私家车产生的污染是地铁的10倍。

马骏说,目前的市场信号不鼓励绿色投资,而过度鼓励投资于污染性项目。理论上来说,是外部性没有被内生化。“我们估计,中国未来需要每年3至4万亿的绿色投资,投资于环保、节能、清洁能源、绿色交通和绿色建筑等领域。但是,在全部绿色投资中,预计政府出资只能占10至15%,其余的85至90%需要民间出资。”

对于环保产业未来的发展问题,马骏建议,环保企业特别是环保上市公司应关注环保政策的实施推进,加强企业风险管理,尤其是债务风险管理。企业要重点研究跟进绿色金融发展,充分运用绿色债券、绿色资产证券化、绿色基金等多元化产品扩大融资渠道,与金融机构充分对接,运用好绿色信贷风险分担、再贷款、再贴现、贴息等激励政策,降低融资成本。

“环保上市企业还需做好环境信息披露,增加资本市场对环保行业的信心和了解。”马骏说。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