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法医秦明2

手机搜狐

SOHU.COM

池波正太郎 | 京都城里的江户

文|池波正太郎

我是在东京土生土长的。经过关东大地震之后,东京在江户时期留下来的景观几乎都消失了。

但是,尽管遭受了大地震和大火灾的毁灭性打击,东京还是留下了一些建筑物,比如原为旧江户城的皇居等等。虽然进行了修复,但也不是像现代机制下进行的那种破坏性修复,可以说是基本保留了大地震前东京人的那种闲心逸致。

正因如此,大正时期出生的我才能够有机会领略到些许江户时代的风情。

然而,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东京受到轰炸,连这一点风情也消失殆尽了。

风情虽然消失了,但是江户城镇文化不屈不挠的精神却具有惊人的生命力。在最近服装界兴起的“复古模式”的带动下,很多关于江户时期的书展、活动也相继召开了。我们可以看到一些穿着牛仔裤的青年人,手持复制的江户平面图和现代东京地图,在东京都内到处探访游走。

浮世绘大师广重和北斋描写江户风景及风俗的作品,开始被大量出版,得到了广泛的宣传。虽然通过他们的画作,我们可以从现代的东京追忆和缅怀江户时期的“江户”,但是我们既不能体验到从前江户人的生活,也看不到现存的江户时期景观。

不过,现在我们来到京都以及其他地方的旧城镇,还是能够看到被破坏以前的“江户”。

这里所说的破坏不是指天灾带来的。

是人祸造成的破坏。是现代人操纵的科学和机械以及错误观念带来的破坏。

我们这些写历史小说的人,之所以动不动就喜欢往京都或金泽跑,倒不是为了去怀旧的,是出于自己工作上的需要,要趁现在尽可能地充实和保存对江户的印象。

比如,我会去现在京都千本出水做甲鱼料理的“大市”店。相传这家店创业于元禄(1688—1704)年间。坐在店铺乌黑发亮、陈旧而洁净的榻榻米房间里喝着清酒,享用着甲鱼火锅,然后在深夜,从下长者町大街经松屋町大街,散步到西阵一带。那漆黑的夜幕令我感到吃惊。

当然,这与江户时代的夜晚不同,但也足以让我们体验到战前江户旧商业区深夜的风情了。还有陈旧老宅的瓦葺屋顶,这一带冬日街道的夜色,让我们不由地缅怀起江户的夜色来。

当你穿过既不走汽车也不见行人的小道,就会来到一处意想不到的地方。

这又给我们平添了几分乐趣。

* * *

每年的十二月,趁观光客尚未蜂拥而至,来到安静的京都,悠闲自在地过上两三日,这已成了我以前的惯例。在某一天清晨,出了酒店到大德寺附近的今宫神社去参拜,走进参道旁的茶铺,尝一尝这里的特产“烤年糕”,这就是我的乐趣。

这里有两家卖“烤年糕”的茶铺,一家叫“市和”,一家叫“饰屋”,两家店铺门对门,双方都会招揽过路的行人。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