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体育 大理寺宠物

手机搜狐

SOHU.COM

世界杯征文|足球,无外乎寝室里的兄弟,课堂的收音机

【编者按】

从6月11日起,澎湃新闻“世界杯”频道正式和大家见面啦。

我们此前发出了《说出你的世界杯故事,16强门票等你来赢》的英雄帖,得到了广大球迷和老铁们的大力支持。

今天我们为大家选登最新征文内容:做90后球迷,我们的成长历程甚至可以用世界杯的轮廓定义。足球,无外乎寝室里的兄弟,半夜的烤串啤酒,以及夕阳下的奔跑。带不走的,留不下的,都交付回忆吧。

1998年是属于法国高卢雄鸡的年份。

我生于1991年,一年前的“意大利之夏”和三年后巴乔罚丢点球后忧郁的背影,都是长大后的再回首。对世界杯最早的记忆,是1998年的法兰西之夏。

1998年是一个让人难以忘怀的年份,那一年有三首歌交替回响在全中国的每一个角落,并一直流传至今。

分别是王菲和那英的《相约九八》、席琳·迪翁的《My heat will go on》以及那一年世界杯的主题曲《生命之杯》。

1998年我刚上小学,母亲在电视台的新闻部工作,世界杯一来,其它新闻基本都靠边站了。电视台可能是那年头仅有的办公室里配电视,而且能够正大光明地看电视的单位了。

在母亲的办公室里,我记住了克罗地亚那个左脚能拉小提琴的苏克,记得他带领克罗地亚淘汰了老迈的德国战车。还有齐达内在决赛中用两个头球洞穿了巴西队的大门,这让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以为他是一名前锋。

对世界杯真正清晰的记忆始于2002年,韩日世界杯是一代中国人的集体记忆。

那会儿我五年级,零花钱少得可怜,却一期不落地要买《体坛画报》和《足球之夜》。印象中中国队的世界杯首秀是对阵哥斯达黎加,比赛被安排在下午。记不得那一堂是什么课了,但全班男生没有几乎没有一个在听课的。

那时没有手机,教室里更不会有电视,但我们有收音机。坐在最后一排的一个男生把收音机放抽屉里,戴上耳机,立起书本遮掩,像特务一样监控着场上信息。

“怎么样了?”

“就那样,没变化。”

有一种帅叫贝克汉姆。

台上的老师滔滔不绝,我们却都屏气凝神,心思早已游历到千里之外。

“哎,进了!”只听他高喊一声,全班男生一阵欢腾。好几位都跳到了椅子上。

“干什么?干什么?要造反吗?你、你、还有你们几个,给我站到后面去,下课到我办公室来。”

这样一来我们便和赛场断了联系,时至今日我依旧清晰地记得,在我整个学生时代,我从没有像那天那样焦急地渴望放学。

一放学我便以最快的速度飞奔回家,在小区的院子里碰到了母亲的同事,喊住我:“小孩,跑这么快干嘛?”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