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送女孩回家2

手机搜狐

SOHU.COM

红色钢铁侠

作者:楼台

来源:虎嗅网

7月9日,在来中国的前一天,马斯克风尘仆仆搭飞机前往泰国,送上他赶制的潜水舱,希望能够为困在洞穴的泰国孩子出一份力。这本该是他在全世界面前的高光时刻,一位富有同情心的科技英雄。

一个外国人,把泰国孩子的援救事业当作自己的事业,这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

但是有些尴尬,潜水舱被泰国救援官员在媒体公开吐槽,不实用,引发一拨口水战。

不过,好在中国之行没有让他失望。马斯克不只是一个创业偶像。他一个人穿梭在中美炮火连天的贸易战大背景之中, 成为中国各级政府争相追捧的座上宾,拿到独资建厂的准许,成为中国改革开放40年来第一人,更别提在紫光阁与副主席讨论历史哲学。

他享受了中国人民“新”老朋友的待遇。

1

7月10日,马斯克从泰国飞到上海签约的时候,李克强总理和默克尔总理在德国参观合资企业江淮大众。李克强总理特地询问了德方负责人企业股比,在得知现在仍是50:50时,耐心地向德方企业普法:

“你们想多控股也可以。中国正在推进新一轮对外开放,开放汽车等领域的股比限制,而且你们的企业在中国注册,所有的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我们都一视同仁。”

这和21年前是天壤之别。

1997年11月15日,时任总理朱镕基和美方代表巴尔舍夫斯基在关于合资企业股比限制谈判时,不断强调:

“我讲得很清楚了,合资企业股比50%,不排除控股的可能,但不能写成文字”,“无论如何不能写成文字,写了那就成了一个笑话,但实际上可以有这种做法”。

哈佛大学经济学家丹尼·罗德里克在《全球化的悖论》中就挑战了建立在新自由主义下的全球化共识,提出了全球化的三个选择难题,也就是超级全球化、国家主权和民主政治必然只得其二,不可能得到全部。

全球化,一言以蔽之,就是接受国际规则;国家主权也就是指自我制定政策的能力;民主政治是指回应底层普通民众的能力。

全球化本质是全球商业精英力推的,一个国家如果无条件接受全球化,底层普通民众的利益必然因此受损。

丹尼·罗德里克发现,国家的全球化程度居然和政府规模成正比。最早的研究来自于耶鲁的政治学者大卫·卡梅隆,他发现政府公共部门在加速膨胀,1870年11%,1920年20%,1960年28%, 到现在的40%。

他研究了18个发达国家之后,发现居然是和国家贸易开放程度有关,例如最依赖国际贸易的德国和一些北欧国家,公共部门开支都在55%~60%,不过美国稍低一点,低于35% ,主要是因为体量大对贸易依存度小。 丹尼·罗德里克将其扩展到100多个国家,控制变量包括国家大小、地理位置、人口分布等等,发现了相同的现象。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