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体育 法医秦明2

手机搜狐

SOHU.COM

足球即战争:克罗地亚战争中绽放的玫瑰

克罗地亚足球的历史,比这个国家的历史更长。

1990年5月13日,当时稳获联赛冠军的贝尔格莱德红星和他们的3000球迷一同开赴萨格勒布,与迪纳摩队进行例行的联赛比赛。

这些塞尔维亚族的球迷在后来克罗地亚的首都街头大肆庆祝,他们的极端球迷组织“硬汉”在进入马克西米尔球场之后,还高喊类似于“萨格勒布是塞尔维亚的”“图季曼去死”(图季曼是克罗地亚国父,民族领袖和首任总统)此类带有民族主义意味的口号。

他们这一行为当然激怒了克罗地亚球迷,这边的极端球迷组织“蓝色小子”开始与之对骂,并投掷杂物进行攻击。“硬汉”不甘示弱,他们拆下了球场内的塑料座椅,混杂着石块一起扔向对方。

比赛进行的 70 分钟里,双方的冲突不断升级。终于随着“硬汉”拿出刀冲向球场球场南看台后,防暴警察开始介入。比赛被吹停,武装战车与高压水枪进入球场。

裁判吹停比赛后,红星队的球员迅速离开了球场,并立即坐直升机返回贝尔格莱德。但有几个迪纳摩的队员依然留在球场上,其中就包括场上队长,曾经代表南斯拉夫参加 1987 年世青赛,后来曾经效力 AC 米兰的天才中场兹沃尼米尔·博班。他混迹于“蓝色小子”人群之中,并一脚将一名塞尔维亚族(后来被证实其实是波斯尼亚族,但当时真相并不重要)警察踹倒。

事后,他遭到了南斯拉夫足协 6 个月的禁赛,因而无缘 1990 年世界杯南斯拉夫大名单。同时他还遭受了刑事指控。但对此博班并不后悔:

“在这里,我作为一个公众人物,决意赌上职业生涯、名誉和生命和拥有的一切,只为一件事:克罗地亚的命运。”

此后,来自克罗地亚的球队退出了南斯拉夫联赛。次年,图季曼发布了克罗地亚独立宣言,克塞两族之间也爆发了持续四年的克罗地亚独立战争。

而博班的这一踹,被视为战争的导火索。

克罗地亚东部的武科瓦尔是一座繁荣的巴洛克风格城镇,曾经这里居住着大量塞尔维亚族人,其中就包括以任意球闻名,后来效力于拉齐奥和国际米兰,现在任都灵队教练的米哈伊洛维奇。

他的父亲是塞尔维亚人,他的母亲是克罗地亚人。17 岁那年,他入选了后来夺得世青赛冠军的那支南斯拉夫国青队。米哈在自传里说,时任南斯拉夫 U20 青年队的克罗地亚籍教练米尔科·约维奇告诉他,只有加盟萨格勒布迪纳摩才能保证他入选世青赛名单。

他拒绝了,后来他加盟了红星队。

距离克罗地亚独立只剩下一个月的 1991 年 5 月 8 日,南斯拉夫最后一届“铁托元帅杯”开打,对阵双方是来自塞尔维亚的红星,与来自克罗地亚的哈伊杜克。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