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送女孩回家2

手机搜狐

SOHU.COM

独角兽背后的资本焦虑:我们要做的就是活着

图片来源:网络

作者

陆懿晨

上半年,国内独角兽企业上市的“洪水”来得生猛:爱奇艺、平安好医生、小米、美团、51信用卡、映客、bilibili,这一系列熟悉的独角兽在2018年上半年集中提出IPO申请。其他如猎聘、沪江、拼多多、房多多、宝宝树等也纷纷如疾风骤雨般突击申报香港IPO。

证监会刘主席上半年努力促成了CDR的落地,但资本市场的不稳定也只能让独角兽们的美梦暂时搁浅。于是一部分企业流向了美国,而更多地流向了香港市场。

小米上市首日股价破发,但还算基本稳住了。此前,优信二手车更是流血上市外加破发。相比于内地市场的政策性干预暂停CDR,美国、香港市场投资者选择用脚投票,预计紧随其后的其他独角兽融资也不会一帆风顺,但即便这样,它们也要争相申请上市。此外,如拼多多这样快速成长的公司也抢着赶紧上市,这些背后的推手和更深层的原因是什么呢?这对我们现在的投资决策有怎样的影响呢?

这篇文章希望通过一级市场“募资—退出—估值体系”、港股新发行制度改变及对比2000年互联网泡沫来分析其背后的原因。

一级市场募资情况、基金退出诉求和估值体系变化一级市场募资更难了

根据投中研究院的统计:2017年中国VC和PE的目标募集数量为5349亿美元,实际仅完成2469亿美元,占目标规模的46.16%。

2018年一季度,国内VC/PE机构完成募集基金规模110.3亿美金,同比下降74.85%,数量共103只,同比下降54.82%。4月及5月,募资规模同比下降85.78%和90%,数量同比下降69.41%和76%。

数据告诉我们,一级市场募资更难了,除了LP越来越精明外,金融去杠杆和流动性偏紧是主要因素。近年一级市场的重要资金来源是政府引导基金,政府引导基金因资金来源方大多是银行资金而往往以明股实债方式实施投资,而最新的资管新规明确要求不允许期限错配、多层嵌套、资金池、保本承诺等,这些规定更加剧了政府引导基金募资的困难程度。

募资市场基金规模的减少给独角兽未来可持续融资带来阴影,若无法持续融资,其高估值无法持续,故通过IPO融资及二级市场再融资成为维系公司未来成长的可能途径。

投资的基金要清算了

很多基金2018年进入了“清算期”,资本推动独角兽企业必须上市(一些独角兽企业都和背后的资本对上市时间签订了对赌条款)。这可以追溯到2013~2015年,在“双创”热潮引领下,国内投资机构基金数量和募集金额出现井喷,2014年、2015年基金数量和募集金额分别达到448支、721支及631亿美元、2200亿美元。而在基金退出压力下,没有流动性的一级市场资产申报IPO也是为了获得资金流动性,很多基金所考虑的已经不是赚多赚少的问题,而是如何尽快地收回资金。这也间接推动了企业的IPO。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