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降龙

手机搜狐

SOHU.COM

我家可以看见青山湖

粉碎“四人帮”那年,我13岁。黄石市人武部的院子很大,很完整。它的后门正对着青山湖,仅隔一片稻田。我在我家窗户旁就可以看见青山湖,像看一幅画,看一部山水片。我发现大人们的愁眉苦脸少了,欢快、舒心的笑脸多了,青山湖的湖光山色似乎比从前妩媚了许多。

“唉……”我常看见有人在青山湖边长长地出一口气。

要问青山湖存在多少年了?不晓得。只知道,白天时光,微微荡漾的湖水经太阳一照波光粼粼,对面黛青色的山峦叫风吹成了墨绿色的倒影,山与水之间让蓝色染得极透明,朵朵白云就越发显得饱满。黄昏时分,五彩缤纷的色彩渐渐侵入,绚丽如同万花筒。此刻,野鸭“嘎嘎嘎”地叫着做各种荒唐游戏,将整个湖面揉得更加宁静了……

如果赶上落雨,整个水面经南国的雨“哗啦啦”一洒,便有了一层似隔薄纱的氛围,山朦胧,水朦胧,鸟也朦胧。有多少鸟“哗啦啦”地飞过湖面呢?真的没法说。湖边最不起眼的淤泥处,在六月间竟成了这幅山水画最得意的大写意,万扇荷叶迎风招展,千朵荷花竞相开放。采莲人多是姑娘,撑一叶扁舟,穿梭其间,歌声远远飘过来,听起来柔柔的,十分甜蜜、悠扬。

与湖相连的,是一片稻田,金灿灿的,谷穗清晰可见。一群群红蜻蜓、蓝蜻蜓漫天飞舞,引得一群细伢子四处追逐。岸边总有停靠的小船,空无一人,激起细伢子心中荡漾。白天时,到船上玩泥巴,或者趁人不备偷偷摘几个莲蓬;到了晚上,如果有一钩银月挂天上,那么小船百分之百就成了玩伴们聚拢的地方,敞开心扉谈各自的天真梦想,谁也不准笑话谁。

等到晚上10点钟许,细伢子们才从小船上下来,掏出手电筒,猫着腰,像士兵一样一字排开,在稻田里搜索。经电光一照,许多青蛙在稻谷根部纹丝不动,大家就用手轻轻一抓,然后放进一个长条布口袋里,不大一会儿,就能抓获20多只,回家交给父母,打打牙祭。接下来,拿一根细钢丝弯个勾,穿上活蚯蚓,去掏黄鳝洞。先在岸边水中,用大拇指和中指弹击几下发出声响,然后将带诱饵的钢丝伸进洞口,待黄鳝咬了,猛地往外一拉,一条长长的黄鳝就逮住了,再往地上使劲一摔,它就半死了,很容易放进布口袋里。很惭愧,那时候还真没有动物保护意识。

5年后,我们家搬进了新楼,还是一眼能看见青山湖。青山湖已是一个小公园了,新建了猴山、熊山、鹦鹉馆等,每天人来人往。湖面修建了一座水上廊桥,人们几分钟就可以走到对岸。

考上大学后,我激动地嚎啕大哭,这才发现自己瘦得跟猴子一样。我朦朦胧胧地感觉到有命运的存在,想想我将要出门远行,告别父母、告别同学,顿生百种忧愁与惆怅。我经常在青山湖公园与亲朋好友照相留念,总爱算计着张数,舍不得多照。洗出来的照片是黑白的,那倒没关系,涂一些油彩就是彩色的了。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