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炮灰攻略

手机搜狐

SOHU.COM

北京大运河旅游,宜做好“大、运、活”三字文章

图/北京·通州大运河

文/马牧青

【正文】

大运河跟长城一样,本身也是一个长期性、跨区域工程,其旅游开发当然也要系统性考量,从时间和空间的层面,从物质文化遗产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层面,从国家高度和地方视野的层面,全方位挖掘、活化和提升。

长城横跨多省,还有内外之分、朝代之分,它不是孤立的,而是一体化的,涉及政治、军事、文化、经济等全息化的社会形态。大运河也是一体化的,刚才几位专家已经提及,对此,我非常认同。

首先是概念,大运河有隋唐大运河和京杭大运河之分,作为“北京大运河”,这个概念不能讲,名不正则言不顺,大运河北京段要开发,必须先把概念厘清,不能马虎,我们可以说是“大运河北京段”。

其次是区间,大运河北京段旅游开发不能单讲北京区域内的,最起码也要连接河北的一段,及至天津,这就有一个京津冀一体化的问题。故而,大运河北京段开发必须与京津冀一体化国家战略相协调一致,京津冀经济一体化,大运河是纽带。

第三是活化,包括大运河文化意象、旅游产品开发、业态设计,等等。

对于大运河北京段旅游开发,我简单讲三个字:一个“大”字,一个“运”字,一个“活”字。

一、突出一个“大”字

这个“大”字,也是大运河的“大”,具体体现在合作性、统一性、引领性和国际性四个层面。

一是通与合,注重合作性

首先讲围合之间,是谓“合”。北京两城、两河、两山,即紫禁城和长城、大运河和永定河、燕山和西山,无论是在空间上,还是在文化上,都是向外拓展的重要因子或通道。但是,对于大运河北京城区的这一段,遗迹、遗址、遗存、遗物已所剩不多,且原运河区块已浑然不现,鉴于此,依我看,只能是点状发掘、保护和开发,就像写一篇散文,城区开发重在“形散而意连”,这个“意”字,就是运河文化脉络。

其次讲通州之重,是谓“通”。通州在华北地区地位显赫,无论是在过去,还是在未来。古时素来就有“一京(北京)、二卫(天津)、三通州”的说法。在《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中,通州已正式成为北京市行政副中心。

通州有一个燃灯塔,是大运河在北方的重要标志性建筑物,大运河通州森林公园之“古塔凌云”是也,曾为“通州八景”之一,在大运河的北端,是京门通州的标志性建筑。古诗云:一支塔影认通州。有京门通州、京津互通、通达之州等意思在里面。

乾隆爷曾有:“郡城塔景落波尖”诗句。该塔与佑胜教寺相邻,成为京杭大运河北端之胜景,亦是通州古城之象征。燃灯塔与京杭大运河的起点拱宸桥正好南北呼应(对于起点,现在有一种说法是宁波,原来说是杭州)。对于拱宸桥的这个“宸”字,专指北极星,或叫北辰。还有一层意思,“宸”是指帝王住的地方,“拱”即拱手,北极星(北辰)所在、星天之枢,帝王所居,可通紫禁城。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