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法医秦明2

手机搜狐

SOHU.COM

郁亮新政一周年,万科新大陆在哪里

郁亮重构万科的力度空前,难度也空前。在房地产上下半场交替、方向不明之际,万科还能否像过去那样引领行业潮流?

2017年6月30日,王石卸任万科董事会主席,郁亮接任,迄今已近一周年。

几乎从第一天开始,万科就迅速切换至郁亮时间。他携万科高管重新梳理并编制了事业合伙人纲领,该纲领是郁亮管理理论的核心。

知情人士称,新纲领类似华为基本法,是万科的指导思想。它的内容更多是方向性的,比如以奋斗者为本、以客户为中心、遵循市场原则等等。纲领内容未来仍会不断进化。

为了让理论落地,万科开启了浩浩荡荡的组织重建,从集团、区域、一线,再到新业务领域,集体进入变革模式。

长达两年的万科股权争夺战终于平息,郁亮的注意力得以聚焦业务层面。两年间,万科的销售规模先后被恒大和碧桂园赶超,新业务的增长也未尽如人意,同时一线业务骨干积极性不高、人员流失率上升。郁亮必须发动基层、提振士气,让万科重回领先轨道。

“这一年是郁亮时代的正式开始,他要打造一个真正带有郁亮印记的万科,去适应新时代和新业务的需要。”一位万科中层管理者评价说。

2017年,万科实现全年销售额5298.8亿元,位居行业第二。但是,今年以来,地产股多震荡,加上第二大股东宝能持续的清仓行动,让万科股价陷入下滑通道。曾经连续5天一路下滑,市值蒸发近200亿元。

资本市场需要一个更具想象空间的万科。从销售额第一的位子上滑落后,许多人质疑万科是一家大而全、却没有招牌业务的公司。此外,万科的业务集中在一二线城市,这恰恰是一个被政策、资金、土地严格限制的市场。

高歌猛进的开发时代渐行渐远之后,整个行业的下一个增长点在哪里?过去相当长时间,行业进入迷惘时,指引方向的总是万科,但如今万科自己似乎也陷入了迷惘。

从去年至今,郁亮在万科内部发起一次又一次头脑风暴,不断研讨变革方案、不断得出结论,又不断推翻结论。和以往一样,郁亮不给出答案,他把议题托付给一个个座谈会,向每一个中基层要答案。这个过程漫长而疲惫,但对信奉民主管理哲学的郁亮而言,这是必须的过程、必须的代价。

红蓝军PK

事业合伙人纲领是万科的管理核心,在新纲领的讨论中,万科使用了红蓝军模拟假想敌的模式。“红军”指代万科领导层,“蓝军”是基层骨干,红蓝军PK是以下级的新思路去挑战、评判上级的决策

郁亮比过去更忙了。

在深圳大梅沙万科总部,有关变革的会议常常持续一整天。知情人士说,郁亮尽可能全程参与这些会议。有一段时间,会议相当密集,很多中高层甚至每周飞一次深圳。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