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体育 降龙

手机搜狐

SOHU.COM

青岛人洗海澡

郝守杰《青岛故事》

我们这帮人,基本上是固定的,有的能称兄道弟,有的面熟知名,见面打个招呼。大多都退休了,有的天天来,有的隔几天来一次。今天练上肢,隔天练下肢、胸肌、肱二头肌、背大肌、腹肌间隔时练,一套杠铃、哑铃一、二十下一个回合,最少练三个回合以上。也可几人一组踢足球、打排球,还可打沙袋,玩单双杠。

沙滩俱乐部是李哥在管理,大伙儿凑凑器材,根据来的次数多少,每人交个百、八的,算是一年的会费(不常来的不用交)。不识潮水,不懂规矩的,没法玩。潮汐受月球加太阳引力的影响发生定时涨落。早潮叫潮,晚潮叫汐。外地人来了不认潮水,围在护档外盯着这帮老爷们满身的肌肉疙瘩,眼珠子要掉出来了。

先热身,练器材一个多小时,血热了,消了汗再下水,冬天得蘸着海水将全身搓遍,慢慢入水。一浴也叫汇泉湾,德占时期德国人建的,用来度假休养的地方,后来日本人来了接管过去,那时更衣室简陋,解决后几次扩建修缮。仰泳时,躺在浪波上,可以仰视三面环山,一面朝海的美景,有时从鲨鱼网游回来,可以仰在海面上休息一会儿。冬泳不是“铁汉”的专利,中年妇女也不少,用青岛人独创的比基尼头套包住头发和脸,只露着眼,有的喜欢用脚蹼,远看就是一“水鬼”。

到了夏天这些妇女顺便在海里捞一些海带和海藻回家,凉拌个小菜。我们这些老爷们就帮着往岸上捞浒苔,这些年浒苔多起来,密扎扎,绿铮铮一大片,大多在靠岸的浅水区。初学者大多是“狗刨”(蛙泳),老手蝶泳、仰泳、潜泳、组合泳都会。这些年有许多外地溺水者,我们帮着救了不少,有的外地人跌大潮时待在礁上玩,一涨潮出不去了,就把他们拖上岸。

到了八月份,海蜇也多起来,过敏性皮肤得提防,被蛰后呼吸困难,抢救不及时会死亡,前年让海蜇蜇死一大学生。我几乎年年被蛰,那海蜇有几十斤的,浮在水面上象一隐形的影子,被蛰后不要用淡水冲洗,到救护室用白矾水擦洗后,再捎上几包药回家吃。如用淡水冲后会马上隐隐作疼,继而瘙痒难耐,皮肤会溃烂出水,身上留下一道血印。鲨鱼网分两道,最远的一道距岸600多米,从来没见过大鲨鱼,浅水里的小鱼象白练条,飞鱼类不少,有时在清澈的浅水里会有小鱼从脚趾缝里穿过。浅水及往里有海沟,不会水者往往走着走着会掉海沟里,吃亏溺水。海水浮力大,比在淡水里游泳轻快。

另外要学会“借力打力”,特别在雨后浪高风大,不要瞎游,要顺着浪走,浪前冲时顺浪而游,浪回涌时不要用力,我们这些人就喜欢在波涛浪谷里遨游,那样方现英雄本色。风平浪静时,先游到鲨鱼网再游回一千多米,然后再横渡汇泉湾。海水不仅治皮肤病,而且含镁、钠、硒等多种稀有金属,对人体非常有益。冬泳者大多红光满面,身体健硕,远离疾病,海水冬暖夏凉,长年冬泳者适应了。初学者不要急于下水,有脑血管病、血压高的不适合冬泳。另外年岁大的最好别下水了。前年有个七十九岁的老汉举完杠铃,急匆匆进了更衣室,冲完凉水,倒在地面上,脑血管病犯了,没有救过来。

冬泳后精力充沛,浑身舒爽。冬泳者也上瘾,几天不游就不舒服,无论过年过节,天寒下雪,你看背着包急匆匆奔海边的那肯定是冬泳者。这几年来南村做买卖,冬泳的机会少了,大沽河又没有海水那种豪迈,肆意狂浪的感觉,有时做梦都游在海水里。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