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降龙

手机搜狐

SOHU.COM

极限承压下,楼市嬗变的两种模式

转载请注明出处:公众号阿甘看天下

2018年6月6日,南京仙林,被誉为南京新一代商业地标的万达茂总经理徐毓在附近一处在建工地坠楼身亡,警方已经排除他杀;6月10日上午,刚参加工作年仅22岁的暖通工人小贾的遗体在万达茂楼顶被发现。开业仅10天2起命案!

房地产被几乎所有实体行业痛恨,源自它对资本无休止地吞噬。但行内呢?生不进恒大,死不进万科,生死不进碧桂园。恒大高周转,万科工资低,碧桂园又累又低,无声地泣诉着房地产从业者的悲凉处境。人终究是渺小的,抗压能力有限!

§ⅰ真唱假戏

自2017年北京3.17新政以来,各种楼市调控手段无所不用其极,2017年下半年「租售并举,租购同权」独领风骚, 2018年来越来越严厉的限价、限贷、限购、限售……乱花迷离,效果呢?非但没有实实在在降下房价,即便是决策层亲手缝制的‘防止房价过快上涨’遮羞布,都被地方政府和开发商联手扯碎。

归根结底,土地出让金是地方政府的命根子,而一套‘人才引进大法’,足以写入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教科书。6月12日,太原公布最新版‘放宽人才户口迁入的政策’,直接将落户与就业脱钩,专科以下学历只要年龄不超过40周岁,本科学历只要年龄不超过45周岁可直接落户,硕士研究生以上学历落户不受限制。

只为「利」之一字,将畸形户籍制度的功利性发挥到极致,凭藉制度绑架下的教育、医疗、养老……诸般民生产业,众目睽睽之下赤裸裸展开抢人大战,浑然不顾及吃相和斯文让人无语。面对此等乱象,有关部门有咒儿可念吗?要么闭眼漠视,要么出手干预,而后者的代价竟是地方政府财政破产,如此不可承受之重!

§ⅱ 深圳模式

人在做天在看。6月5日,深圳发布《关于深化住房制度改革加快建立多主体供给多渠道保障租购并举的住房供应与保障体系的意见(征求意见稿)》,40%商品房+40%政策支持性住房+20%廉租房的二次房改制度设计,破局意味已经呼之而出。

深圳二次房改,明显打着1998年第一次房改的烙印,充分顾及了极端困难群体、一般工薪阶层和高端需求群体,虽然是朝花夕拾,但放诸当前依然毫不过时。膜拜下20年前那位胸装社稷、心系民生的贤相吧,足可比肩四百年前的张居正。

但另一方面,笔者在6.8撰文《透过高考户籍制度,审视深圳二次房改》中也分析过,深圳开了一个好头固然不假,但深圳模式注定极难复制,为什么?深圳坐拥腾讯、华为等尖端高科技服务、制造企业,地方财政对土地出让金的依赖仅占20%。这意味着什么?全国多数对土地出让收入依赖深入骨髓的城市无法效仿。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