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汽车 狐友校草大赛

手机搜狐

SOHU.COM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老王,你今天怎么样啊,我大腿折了两根。

小李啊,我骨盆碎了,胳膊折了,内脏全部破裂,这一下给我撞得,真够劲。

哎,你们两个还说什么,你看那孩子,才6个月,头骨就给撞碎了,这不还哇哇哭呢吗?

你还好意思说我们,你看你今天脑袋都撞掉了,再来几次你也该跟小丽一样进废品堆了。

大家静一静,谁看见我胳膊了?你别说,我脚丫子前两天没了,现在还没找到呢。

啪!灯开了,保安疑惑的看着屋子里的情景暗自嘀咕:“没人啊,到底是谁在说话。”

谁在说话?

这不是恐怖片,这是我们日常聊天的情景。先给大家做个自我介绍吧,我是一位Hybird III型假人,是第三代产品。其实我爷爷早在1968年就出现了,至今已有50年的历史了。

别看我是假人,身体构造可是非常精密的,先给你们做个详细的解析吧:

我全身皮肤由聚乙烯材料制作,脑袋是由铸铝打造,你还能掀起我的头盖骨放入测量仪器。

我全身关节都和你们人类一样可以弯曲,并且骨骼结构和人类也是一样一样的。

我可以模拟人类的各种形态,包括类似北京瘫这样的慵懒姿态。

我浑身上下都是测量仪器,方便工程师读取数据。

除了成年男性外,我们还有成年女性、婴儿、儿童和青少年,必须得做到很人类非常非常的像。

下面,给你们介绍我的工作:

看我们很酷(其实是很苦吧),被车撞飞的是我们,粉身碎骨的还是我们。另外,在我们手里撞废的各种汽车怎么着也得有上万辆了。

其实我们还有很多兄弟姐妹,例如TNO-10、ES-2、Bio SID等各种型号。并且我们各自的作用也不一样,有人专做追尾测试、有人专做侧面碰撞。

我们也害怕

如果不是工作需要,谁想天天做这些测试呢?看着测试场中一批又一批的伙伴被撞碎、看着每一位被丢弃的朋友们。我只能在心中默默祈祷,企盼他们能有个好的归宿。

如果你问我怕不怕,我肯定是害怕的,昨天我刚刚经历了一次25%偏置碰撞,头差点被A柱撞碎。明天,我还要经历一场没有安全带、没有安全气囊的碰撞测试,恐怕我的职业生涯也就到明天了。

我们为了什么

这么疼、这么害怕,为什么我们每天都在自己的岗位上等着被撞?

正所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因为要保证你们人类的安全,我们必须做出牺牲!是我们在车里受尽折磨,工程师们才能得到珍贵的数据。

是我们用血淋淋的事实告诉各位驾驶员和乘客,安全带、儿童约束装置的重要性。是我们用一次次的飞翔与摔落,让行人安全性逐年提升,这一切,你们都要感谢我。

左后,我要求求各位驾驶员和乘客。请尊重我们的牺牲和劳动成果,一定要安全驾驶,坐在座位上必须系上安全带、必须给儿童使用约束装置。

不这么做的话,我的兄弟姐妹们就有可能在晚上去你家聊天哦!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