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法医秦明2

手机搜狐

SOHU.COM

以民宿守护乡愁,来看松阳的“云顶仙坑源”

诗人席慕蓉深情地吟唱:故乡的歌是一支清远的笛/总在有月亮的晚上响起/故乡的面貌确是一种模糊的惆怅/仿佛雾里的挥手别离/离别后/乡愁是一颗没有年轮的树/永不老去。

以民宿守护乡愁,浓缩乡情乡韵,松阳的云顶仙坑源,用来安放儿时的记忆与人们再也回不去的时光,是再好不过了。

云顶仙坑源坐落于松阳县斋坛乡的吊坛村,古村海拔高达600米以上,全年有三分之二的时间被云雾笼罩,如果遇上了下雨天,便成了云中仙境,藏在深山里的古村落若隐若现,宛若披上了轻纱。又因为四周群山环绕,所以取名云顶仙坑源。站在云裳楼的观景台里仰头看,就好像长在云里,此时才会更加明白这个如此诗意的名字是如此的形象。

小时候,父亲总是喜欢带着他四处去逛,家乡的山水早在他心中结下情深,军旅十几年,一如飘荡于外的游子,一颗心总觉无处安放。寻一方庭院,装下一年四季的美,春日可听风于茂林,观花于曲溪。夏日可独坐于绿荫,泛舟于莲池。秋日可闲卧于枫林,枕梦于黄花。冬日可烹炉于暖阁,吟咏于白雪,或许这就是根植于占文清心中的故里。

“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在这个看颜的时代,一个云游四方的浪子,想象着山间、海边、闹市,任何美好的、好玩的地方都寻求着去探索与发现,这是一个愿意花在路上的时间比在家都多的男子。爱玩与探知都是天性,一辈子可能都会这么野下去,但直到2015年,他重新回到了家乡——松阳。

松阳,是一个让人能缓慢安静的地方。在这里,企业高管可以变成农夫,程序员可以变成木匠,而浪子也有安家的念头,原来人还有另一种活法,这是家乡的归属感教会他的第一课。

当他再一次坐在父亲的摩托车后座,与吊坛村怦然邂逅,便心生了让心留下的念头。所以于2017年退伍后,毅然决然回乡创业,创办了浙江枫澜文化旅游产业发展有限公司,担任公司法人代表兼总经理一职,与此期间,引进青田旅意华侨詹旭彬先生,共同开发“云顶仙坑源国际养生度假区”项目。该项目与斋坛乡吊坛村签订合作开发协议,承租村中30栋(处)荒废倒塌无人居住房屋,经过将近两年多时间的改造,已成气势。

自此之后,三天城中,四天山上。云顶仙坑源,开启了他的造梦之旅。

民宿这件事,眼前的苟且总比诗和远方先来。在陌生的山里,打造一个家难吗?难,就像一出西游记,要历经九九八十一难,才能修成正果。

前期准备工作

需要实地走访考察,需要协调好与村民的关系,与民和谐相处。在前期准备的时候,公司会下乡慰问村民,还会组织专家顾问团到村实地考察,研究讨论民宿设计方案。

旧屋改造

古老的房屋在保留原有文化的基础上进行修缮改造,对已损坏的木质构件进行更换并进行防腐处理,同时融入青瓦元素,纯化了老建筑的色调,又不落痕迹的提升了品质。古朴与现代元素恰到好处的融合,非但没有让顾客反感,反而更为吸睛。

历时两年,吊坛村由一处深偏无人知的小山村变成远近闻名的高端养生度假村,吸引了无数游客慕名而来,并在业界备受关注。

或许恰恰是经过了数十载的军旅生涯,才让他更明白健康的可贵。云顶仙坑源是“艾灸地球村”国内首个倡导“三养一防”的养生理念的落地村落,以此为标的形成集高端民宿、山养餐厅、村落游客服务中心、晴耕雨读书吧、夜隐酒吧/西餐厅、艾灸理疗房、多处公共休闲观光采风场所的乡村民宿综合体。

从一无所有到仙坑源的现在,从单枪匹马到如今的公司建设,吊坛村已然成为占文清的故里,空气中的负离子让他倍感安心。一匹野马归属于草原,有韧性,接地气,心怀善良,这是他,也是他的追求,更是他热爱这方土地的极致。但他依然心系军营,他对仙坑源的所有员工实行军事化管理,晨起召集他们进行军体拳与八段锦的晨练,日间组织员工徒步古道行走于相邻的村庄,于是,50%的人爱上了它,50%的人因为爱他而来住他的民宿。他没有高高在上的姿态,却充满着家常的气息与人情,他给予你的不是当地的民俗与风情,而是生活最初的真实。

在乡村生活

时光从不是奢侈品

因为都属于自己

这大概便是我们离不开乡村的原因吧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