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炮灰攻略

手机搜狐

SOHU.COM

统一监管缺位容易出现监管套利

近日有消息称个别金交所接到监管口头通知,不能面向个人投资者募集资金。记者了解到,区域金交所能否向个人募集资金,均视当地金融办的监管尺度,目前多家金交所仍可面向个人投资者募集资金。

对个人投资者在金交所申购非标产品的争议,由来已久。每个区域金融办制定政策的尺度,以及每个金交所对监管的执行力度都不尽相同。江苏省金融办于今年2月对个人投资者做出规定:最近1年拥有符合证监会规定的金融资产价值不低于50万元,且具有2年以上金融产品投资经历或者2年以上金融行业及相关工作经历的自然人。此外,广金交内部也表示,不会向资质不够的个人投资者出售任何私募性质的产品,即使在平台中注册通过,若资质不达标也无法购买任何产品。

但像这种对个人投资者做严格审核的金交所,只占小部分。许多金交所对个人投资者募集资金并不设限,或者个人起购金额设置较低以及执行力度不同,造成仍有金交所可向资质不足的个人募集资金并出售产品。

此外,一家大型第三方理财机构的理财顾问曾对记者说:“在我们这买私募产品进行注册时,信息可以随便写一下,投资人的信息真实性稍微弱一些没有关系,真正购买产品时会再次做风险评估。”

造成上述局面的原因,与金交所的监管主体(地方金融办)各自为政有关。2011年出台的《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切实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定》(“38号文”)中明确分工,联席会议不代替国务院有关部门和省级人民政府的监管职责,对经国务院或国务院金融管理部门批准设立从事金融产品交易的交易场所,由国务院金融管理部门负责日常监管。其他交易场所均由省级人民政府按照属地管理原则负责监管,地方金融办负责落实工作。

但不少业内人士认为,若地方监管过于严格,对不良资产的处理、中小企业融资难等问题就会较难解决,这是各地金融办“拿捏尺度”很重要的一个出发点。此外,金交所的业务种类较多,包括私募债、定向债务融资、小贷收益权、应收账款收益权等,因此造成监管人士和从业人士都较难认清产品交易结构与风险。

举一个例子,对于“定向融资工具”与“私募债”是否相同。曾有一家做小微融资的金交中心表示,目前该中心的私募产品均为定向融资产品而非私募债;然而,其他区域的金融资产交易所的人士就认为,“定向融资工具”实际就是打着擦边球的私募债(均为私募性质),应遵从合格投资人不突破200人的界限。此外,地方金交所涉及的业务类型广泛,却主要受到地方金融办监管,许多业务存在管理不善或各地监管不统一,导致有的金交所业务激进,有的较为保守。

统一监管的缺位,很容易引起监管套利。对于一些地方金交所来说,国务院、地方金融办、清整联办没有明令禁止的,金融交易所仍可做,而其他监管机构发文又无法直接监管。

一位资深的金交所人士的观点是,目前在金交所盛行的理财收益权转让、定向融资计划等,业务形态基本都是围绕证券法、信托法等关系建立的,应该被纳入一行两会的监管范畴,“我觉得金融统计大检查也应该将金交所纳入其中,当然这很难。可是,纳入监管应该是一个需要努力的方向。”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