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送女孩回家2

手机搜狐

SOHU.COM

众多金交所打造的非标帝国:场外之地=法外之地?

编者按:近年来,众多争议与质疑萦绕在场外金融资产交易场所身上,坊间不乏金交所是“影子银行”帮凶的论调:

销售私募性质的产品,却不按私募应有的门槛来设定门槛;资产尽调屡屡缺乏,不乏信用风险巨大的企业“带伤”融资;投资者适当性管理薄弱,起投金额与融资总额倒挂,极容易突破200人限制;各地金融办各司其责,强效统一监管缺位……

金交所究竟在非标融资通道中扮演了什么角色?严监管、去杠杆的当下,如何防范风险在局部累积?是否应基于业务实质,纳入现有一行两会监管体系?带着诸多问题,记者对广东、江苏、浙江等多地区金交所经营状况进行调查,努力寻找答案。

证券时报记者 刘筱攸 张雪囡

近日,四川金交所与南宁金交所颇感头疼——因为均陷入了媒体对其私募债、类证券化业务的负面报道之中。

就在此一个多月前,证券时报记者曾报道,泰州市某国企公开宣传5万元起可购买该公司私募债产品,该公司在去年多次借道江苏小微中心进行融资,在后者平台上分拆发行5万起购的私募债产品。对此报道,江苏小微中心股东方人士联系到记者,回应称江苏小微中心不属于金交所范畴,不应套用证监会相关规则。

事实上,对方的回应内容,恰恰是目前场外金融资产交易场所(简称金交所,下同)的风险滋生点:一是,部分金交所缺少明晰的自我认知,产品自主“解释权”空间过大;其次是,游离在一行两会的监管体系外,非标(非标准化债权资产)业务操作空间过大。

割裂的身份认知

公开资料显示,目前国内有70多家场外金融资产交易场所。其中,通过国务院直属部际联席会议验收、被命名为交易所的,有9家;由省级政府审批的,则通常起名为交易中心。

“你可以这样理解,带有"交易中心"字眼的,是由地方政府批准的,都是地方金融办在管理。”一位金交所内部人士向记者介绍,“包括这9家交易所在内,现在国内应该有70多家金交所。”据了解,对于当前场外金融资产交易场所具体数量,业内看法不统一,主要有76家和79家两种说法。

他所说的9家交易所,是指位于天津、北京、重庆、武汉、四川、大连、安徽、福建、河北9个省市的金交所,这一批是最早通过部际联席会议验收的金融资产交易场所,其中,北金所早在4年前就成为银行间市场交易会员(仅限非金融机构债券交易)。

“其实,交易所和交易中心的权限是一样的,功能也是一样的,包括这几年新批的互联网金融资产交易中心等——审批起来比较快,不用经过部际联席会议。在不少地区,例如广东和浙江,都批了好几家。”深圳前海金交所一名前员工说。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