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炮灰攻略

手机搜狐

SOHU.COM

北京租房故事 看完已经觉得不可思议了

2016年5月31日晚,北京东五环外,我第一次在北京租房的小区灯火通明。门前的一处荒地,附近的一个男子正在搭建简易的窝棚,他在这里开了两亩地,打算种点东西。我即将离开这里。

2015年夏,我从青岛辞职来到北京工作。刚来时正是大学毕业季,房租水涨船高,我暂住在朋友家。后来考虑到出行方便,我在东五环地铁旁租了房,月租2600元。房子被中介打了隔段,我住楼下,楼上住着另外两家,都是年轻人。楼上小伙子养的雪纳瑞犬,总是下楼吃我从老家带来的猫的猫粮。于是我搬到顺义,用每月3100元的价格租了个开间。后来我谈了女朋友,今年又换了稍大一些的房子,我的猫现在也有了自己的房间。(建国)

2015年年底的一个晚上,大学同学帮我搬家。

那是我来北京的第6年,房东要卖房去日本,我只好从雍和宫搬到安德路的一栋老楼。大学同学从承德来帮我搬家,搬着这张美国《国家地理》摄影师拍摄的照片走到安定门。夜色当中有一种漂泊的诗意,我就拍了这张照片。此后,每次搬家都不容易,但不同地方的居住体验让我的北漂生活丰富起来。许多生活细节经不起时光湮灭,但每次搬家都成为记忆当中能够回溯的关键节点。这张照片后来随着我去了深圳。(真小灰)

2017年6月24日,出租屋天花板开裂,房东请人来修补。

大学毕业后,在北京北三环外芍药居的这套小两居租住两年了,3个女生分担每月5000元的房租。基本上一年刷一次墙。这次楼上漏水,楼上洗衣机的水从吊灯的孔里哗哗流下,整个屋子墙面被浸泡。房东去跟楼上交涉索赔,还为我们争取来了几百元的误工费。我觉得很暖心。(李女士)

6月10日,我在公寓门口。

我今年刚来北京,租住在北五环肖家河村25平方米的二层小楼里。刚搬来时,头顶的藤蔓绿植都还是光杆儿,管理员李子哥有时抱着水管给它冲水,现在已枝繁叶茂。身后一群大叔每天下午都聚在一张桌子边围着啤酒和花生,有天晚上我还被邀请一起吃饭。这样的“社区”让我很满足,但愿它能一直存在下去。(雕)

2016年10月,搬出住了一年半的出租房时,给妈妈用衣架拧的厨房纸巾架拍照留念。

留学回国求职的那个冬天,我租住在北二环边一个即将拆迁的老小区的次卧里。阳台墙上脑袋大的破洞糊着报纸,木窗掉渣,月租2000多元。热爱家装的家母闻讯从湖南赶来,买来墙纸遮住漏水的污渍,在摇摇欲坠的老书架上摆上盆栽。

半年后我找到工作,搬到了单位附近的一居室,租金是合租时的一倍。妈妈先是将珍藏的漂亮餐具、厨具一股脑儿从老家寄了过来。见没地方安置厨房纸巾,她拿起旧衣架两下拧成了这么一个挂壁纸巾架。网上的年轻人总说“房子是租来的,生活不是”。比起贴张海报就完事、缺啥先淘宝的我,她的DIY才是让北漂出租屋成为家的点睛之笔。(大花)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