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法医秦明2

手机搜狐

SOHU.COM

去过一百次西乡塘,你未必知道这处世外桃源

你去过一百次西乡塘,都不一定去过一次这里。遇到它之前,我想象了一千零一种可能。

它藏在西乡塘,周围人烟稀少,看上去像在一个尚未被惊扰的桃源深处。

其实,那里聚集着一群手工匠人,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不知疲倦地雕刻时光。它,是老木棉·匠园。

很多手作基地、市集,已经束起商业和资本的厚重外衣,很难从中感受到它们原始的起心动念和汩汩流动的热情。而老木棉·匠园像一片肆意生长的森林,不断延展着匠人的想象力,并一节一节地拔高着游人的惊喜。

地铁1号线坐到南职院下车,沿着醒目的路标一直走,弯进小路,远离尘嚣。老木棉·匠园的大门赫然映入眼前。

第一重心动,来自匠景。

大雨之后的老木棉·匠园,似乎添了一分静气。

踏着古石铺就的小路往里走,高低错落的树丛把阳光层层过滤、散射,最后落到身上只剩温柔的光圈。

正所谓“生平多阅历,胸中有丘壑”,乍一看是漫不经心的布局,实际上是设计者们暗藏心机:

若只是竹林深处,那就太单调了。补上层叠交错的陶坛瓦罐,给拔节生长的竹林,注入时间的力量。

石墨的堆砌,可以说是一项艺术。沿着千百个层层叠叠石墨淌下的,只是涓涓细流吗?是它们的生命和轮回啊。

古色古香的亭子,是设计师对古典和自然的丰盛表达。醒时听水,雾里看花。

就连一湖水,也不会感到寂寞。绽放时的荷花浓烈惊艳,含在花苞里的倒是也不着急,伴着微风,和露珠一摇一晃,一唱一和。

你站在亭台上看荷花,荷花也在水面上看着你。又是一景。

爱情长廊里飘散着一溜儿红绸带和同心锁,那是万水千山后的不离不弃,和朝朝暮暮的缠缠绵绵。

亭台轩榭的布局、水景池沼的配合、花草树木的映衬、近景远景的层次,这一切,不是苏州园林,胜似苏州园林。

第二重心动,来自匠心。

几块路牌指引着我们往里探,打破宁静,豁然开朗。

匠园里汇集了各类名匠的匠人街,汇聚了金属工艺、木雕、竹雕、漆艺、蜡染、陶艺、烟斗、雕塑造型、吉他、皮艺等纯手工匠人工坊,以及中国非遗技艺等20多个手工品种。

每个院落的大门都敞开,感兴趣的人随意出入,分享植物、手工和生活原本的乐趣。

世界上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隔着玻璃墙欣赏,竟有一种相见恨晚之感。

被人誉为“壮刀王”的黄冬鹏老师,他潜心研制壮族传统刀具14年。大到刀剑、小到花瓣样的铜器,每一把设计的壮刀上的锻花纹钢都是独一无二的。

品读木雕作品,不由得被里面的丰厚情感和多层生命文化信息所触动。

方寸之间的精、气、神,沧桑和厚重从自然裂缝中流出,这一刀一刻的背后,是匠人自我的解剖、本我的觉醒,更是对自身所处社会的凝视。

水彩画大师黄华兆的作品,则给人带来另一番享受。或具有宏大的场面,或具有超高难度的技巧,或具有令人沉静的沧桑,或具有如诗般的韵味。

在后工业时代,手工吉他时如此的不合时宜又稀缺高贵。经过麓鸣吉他时,我们不敢上前惊扰,只在一旁默默注视着,等时光流淌,致敬匠心和时代。

我们感慨,周围世事变化万千,但他们一生只做一件事,一生做好一件事。

有了匠景和匠心还不足以成为匠园。还缺什么?人,永远是最鲜活的一环。

他可以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专注手中物的匠人,心思成弦,手下生花。

也可以是向你举杯邀明月的酒馆老板,陈酿下喉,还管什么爱恨情仇。

也可以是嘴里不断发出惊叹的孩童,他们雀跃的身影,就是一道风景。

也可以是结伴露营的少年,只为在这里留住美景和回忆。

也可以是频频驻足,一心一弦都被共鸣的,我们。

未能造访完老木棉·匠园的所有景区,就已日落西沉。此时的暖光,给匠园覆上一层滤镜。园内,依然静谧得只听得到蝉鸣。

尽管未来无人能知,但能在老木棉·匠园把全新的工艺语言激活,已是喧嚣城市里的一抹艺术之光。

老木棉匠园(试业中)

地址:南宁市西乡塘区树人路(地铁1号线南职院A/D出口有车免费接送)

门票:40元(送20元消费券,可在园内消费)

图 | 飞行棋 蓝色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