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大理寺的猫

手机搜狐

SOHU.COM

城市行走:不到深圳,不知未来!

说来奇怪,走过这么多城市,和我最不来电却又始终放不下的城市,只有深圳。

我曾经因为“文化沙漠”而忽略过深圳,虽然我小时候学习上一直压制着我的那个“女魔头”后来就考到了深圳大学,但我很奇怪的以为那里就只有这种“拼命狂奔者”,据说上班都是要跑着去,哪里还有时间读书看报,坐下来喝一杯茶的时间。

大约过了好像一个世纪的时间,我才因为一项特殊的任务第一次去深圳。那大概是在2003年左右,我的老大让我牵头去研究主题公园在中国的市场前景,我查了一圈,所有的材料都说华侨城是这方面做的最好,公园人气旺,房子卖的还好,还成了城市拓荒的典型,成功的把深圳给“拉长”了。我第一次去深圳就是去看华侨城,我的同伴却在华强北逛街的时候被人把包划了,所以那次对深圳的印象就是:敢玩,凶险!

再次到深圳是又过了差不多五年,我关注的领域开始转到购物中心,公司让我们去参加培训,导师说国内做购物中心有一个项目必须得看,那就是深圳的万象城。现在大家都知道,万象城奠定了华润在商业地产中的地位。当时我们去看的时候,印象最深的有三点:1、原来商业中心是可以无中生有造出来的;2、原来有一种奢侈品的销售叫“提袋就走”;3、原来有一种综合体的操盘是先做商业后卖住宅,先苦后甜,把溢价都赚在自己手里!这一次深圳告诉我什么叫敢为人先。

深圳再次吸引我的目光是在2015年,这一年有位我很尊敬的师兄原万科的开疆大将刘爱明选择创业,他跟我强调一个观点“重仓深圳”。当他把北京、上海、重庆等都走过一遍,他选择从深圳开始人生的再一次启航,他切入的市场是产业地产,或者更准确的说是“为产业定制地产”。彼时深圳是四大一线城市土地供应最少的城市,房价在那一年领涨全国,他认为中国的未来还是在制造业,制造业的未来在人才和市场环境,全中国没有一个地方会是比深圳更好的选择,而对于早已摆脱财政对房地产依赖的深圳,要做地产就只能从产业切入!这个机遇千载难逢!那年,我把佰仕会的第三次启动放在了深圳,有幸特邀爱明师兄做了我们深圳的名誉会长!这是深圳教给我的又一个启发:窄门不窄,事在人为!

再往后的深圳其实大家都已经明白,这个城市的资本市场一度逼的上海黯淡无光,这个城市出产最多全球500强的民营企业,这个城市科技有华为、腾讯等可以与美国分庭抗礼的“中国希望”,金融有平安、招商这样机制最灵活的金融帝国,以万科、金地还有后来转入的恒大等南派地产商正在横扫江湖,把自己的玩法变成行业的游戏规则!就连那个“卖菜的出身”的宝能,恐怕是潮汕帮的小字辈,一度不也掀起狂风巨浪?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