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法医秦明2

手机搜狐

SOHU.COM

圆桌讨论:宏观经济及投资策略圆桌讨论

李超(主持人):下面进入大类资产配置的论坛环节,今天我们非常有幸请到了三位重量级嘉宾:易方达基金的首席资产配置官汪兰英汪总,天弘基金的副总兼首席经济学家熊军熊总,博时基金多元资产配置部的负责人魏凤春魏总。

问题1:下半年整个大类资产配置影响最重要的宏观变量是什么?在经济增长、通胀、利率、海外因素和监管政策五个变量中,几位觉得下半年影响的最核心的因素是什么?

汪兰英:我认为这五个变量都很重要,就下半年影响大类资产配置最大的变量而言,我更倾向于判断变化可能性较大的因素,也就是监管的政策。从增长、通胀来看,相对是比较慢的变量,今年的经济增长也没有太多大的扰动因素,预期不会有太大变化。那为什么把监管政策放在比较重的位置上?是因为我们的政策调控目标太多,所以变化的频率超出预期,货币政策报告中去年极为重要的去杠杆慢慢变成了稳增长、调结构,包括最近大家谈论较热的CDR的回归等等。目标多样化后变化的频率就快于大家的预期,会导致资产整个变化频率较快。从这个角度来说,监管政策是我们认为下半年最不确定的、有可能发生最快变化的因素。

李超:从市场来讲,大家也在思考这个问题。现在监管措辞都是非常坚决的,资管新规要坚定地推进、防范金融风险,甚至货币政策松一点都没问题。但是市场的预期也在渐渐变化,监管政策从严的过程一直能坚持到年底吗?这个预期一旦变化,对整个市场的影响还是比较大的。

汪兰英:我赞同你的观点。我们之前认为政策的方向非常确定,但它变化的频率高于以前,当时看起来非常确定的因素,在基本面或者宏观环境发生变化时也会随之变化,经济、境外的各种因素都会最终对它造成较大影响。

熊军:在我的框架里面,资产配置的问题是放在宏观这个框架下进行考虑的。基本逻辑是,资产价格的变化是对宏观状态或者变量的一种反映。事件性的因素确实会有影响,事件性的东西什么时候发生、发生到什么程度,无法预判、无法跟踪,但是配置上主要采取应对的方法。在这个框架下考虑,这几个因素中我个人比较倾向于经济增长和利率这两个方向。

经济增长不确定性很多,市场也反映出这种心态。从投资来看,我们早就预判基建下行,因为在新的发展理念下没有发展的必要,目前影响到经济增速回落的都是长期因素,政策决策上也没有使用经济刺激这种短期性来解决长期性问题的必要。但是例如中美贸易摩擦、经济回落,市场还是希望基建能够向上对冲经济。现在看来这种可能性很小,无论是财政、人民银行还是金融监管看,基建方面的融资、政府的隐性债务、PPP的管理等等都适行比较严格的政策。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