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体育 大理寺的猫

手机搜狐

SOHU.COM

世界负责足球,中国负责世界杯

当效力于中超的运动员在场上奔跑,操着普通话的球迷在看台相认,当场边广告屏滚动起中文,恍惚回到中超。

撰文|裴晨昕刘雪儿

编辑|金赫

01

晚上6点,北纬55度的莫斯科还没有日落,红场人头攒动。来自中国的球迷三三两两走动着。而沙特球迷渐渐聚集,形成一片绿色阵营,他们甩着手幅,拉着国旗踩在台阶上唱歌。不远处,戴着法老发饰的埃及球迷抽烟漫步,留着长发的阿根廷球迷推着挂满纪念品的自行车从他身边路过。

6月14日,在西南方7公里处,卢日尼基沿岸街24号,莫斯科河的流水冲击着两岸,球场灯光点亮,圆形开盖的卢日尼基球场,逐渐聚集着人群,宛若巨大的古希腊斗兽场。当晚的开幕式,这里看台上山呼海啸,战争一触即发。

超过8万人在这里见证东道主俄罗斯队与沙特队的揭幕战。而整个世界杯,有四场小组赛、一场八分之一决赛、一场半决赛和决赛都将在这里举办。置身现场可以看到,来自全世界的球迷涌进卢日尼基时,他们要接受4次检查,同时不得携带金属物件。而卢日尼基附近,到处可以见到维持秩序的警察游荡着,他们在安全问题上倾尽全力。

谨慎并非多余,卢日尼基有过一段至暗时刻。1982年10月20日,欧联十六分之一决赛,莫斯科巴达克队迎战荷兰哈勒姆队。由于比赛前夜下起了雪,看台上积满堆雪和冰凌,有的球迷被挤下楼梯,重摔在水泥地板上,血流满地,哭喊、叫骂声一片。最终有320人死在这里,遍地狼藉。那时还是苏联时期,尸体被抬至列宁雕像下一排排集中,而后又悄无声息地被送往各处太平间。

这座雕像能说明它的历史,它原叫中央列宁体育场。1954年,当设计师波利卡波夫登上列宁山,眺望眼前的草场,说自己感受到了球迷的欢呼。450天,体育场拔地而起,为了建成球场,拆毁了原地的一座三一教堂。这座教堂曾在拿破仑攻陷莫斯科的大火中生还,最终却在推土机前轰然倒塌。苏联解体后,它更名卢日尼基。在俄语中的意思是“大草甸”,本地人看来,“原先这里就是一块湿地,长了许多草”。

世界杯开幕时刻,灯光再度聚焦这个曾经的草地,列宁的雕像被搭台赞助商的彩色顶棚遮住介绍。现在,它褪去了政治色彩,充满了浓厚的商业气息。世界杯,不仅仅是运动员角力的时刻,也是商业注意力的焦点:尽管没有中国队参加,但中国赞助商达到有史以来最多的7家,占比三分之一。而2002年韩日世界杯时,还基本看不到中国的元素。

一场腐败案创造了机会。2015年,国际足联曝出高管腐败,多家企业划清界限,原有合约在身的马牌轮胎、美国强生、嘉实多等拒绝续约。而对中国企业来说,五小时的时差,相近的距离,给国内外营销提供了土壤:万达与可口可乐、阿迪达斯成为第一级赞助商;海信、蒙牛、VIVO与麦当劳、百威并列,是第二级赞助商;而雅迪和后续进入的指点艺境、帝牌等成为第三级赞助商。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