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送女孩回家2

手机搜狐

SOHU.COM

张锦兴 | 溯源鲤鱼溪

水往低处流,流水之极美,在于必然流淌汇集,穿过红尘俗世,相遇春花秋月,抚摸衰草枯阳,一路向着宽广,迎着阳光,朝着壮阔。鲤鱼溪发源于紫云山麓,汇集高山云雾的清润,连绵峰峦的秀丽,苍茫林莽的涵养,三十六曲七十二弯,涓涓,缓缓,绵绵,在豁然开朗处烟岚晴晓,草暖兰馨,坡缓野旷……造就和谐八景:双峰插汉,紫云晓霁,麻岭初晴,天马南旋,石牛西卧,半月沉江,松间鹤语,涧水鳞潜。我们的祖先往往选择倚山近水、拓野展原的风水宝地筑墙起厝而居。依山,入,护族保家,避兵灾匪患;出,拓野创业,迎盛世佳景。近水,溯,寻根思源,不忘初心;流,冲沉积高,永续前行。郑尚公就是据此选择了这块定居地。房舍取向,廊桥架设,鱼冡构筑,坊巷布局,均依《周易》,契合到中华文化文脉的最源头处,形成山区珍罕的八卦高地。此地座落于东洋溪上游,三山环抱,一原平展,一水弯行。群山连绵,树木参天,贮藏了丰富的营养,涓涓细流携大山的精髓沿原铺展开来。肥沃的土地,提供了丰衣足食、安身立命的基础条件。 今年夏天,文友们相伴去周宁采风。刚领略峭的峻峭,便朝着溪流的曼妙,去欣赏万千锦鲤的欢动,却因一场台风而近返,留下遗憾,也留下怀念,一直没有忘记那山那水,那原那野。虽与那浅溪相知相遇多次,一次相遇一次风景,一次相知一次体悟。但关于这佳处的文字却一直羞涩于笔端,笔拙且由于这方风景的描写抒情已浩如烟海,林林总总。没有极好的契合点,寒鸦雪爪,乱叶茅庵,损了佳处,便容易贻笑大方,徒留哂根。 这时候,一艘航船如期而至,一艘具像的航船,一艘意念的航船。 将祠堂建成古船造型的,在中华大地绝无仅有。郑氏宗祠内门坪左侧,有一棵苍劲凌空的千年枊杉高耸云端,高十余丈,胸围十数人合抱,枝叶繁茂,酷似桅杆,造型逼真,村民奉若神明。传说,浦源村郑氏始祖当年倚坐这棵树下休息时打了盹,梦见自己乘坐一艘大船出海,从者甚众,归时金银财宝满舱,醒后以为此乃祥兆,遂与儿孙商定,以此树为桅杆,将祠堂修成船形。宗祠修建后,郑家果然财丁两旺,人才辈出,成为当地望族。 我想伫立长栏,依这方天地谈谈山水,谈人生出入,谈谈浅溪与大海,谈谈浦与源。《玉篇-水部》:“浦,水源注江海边曰浦。”在河流入海的地方,有一艘航船,一艘承载中华民族忠孝仁义、明教敦伦、急公奉洁、扶贫济困,种种传统美德、精神宝藏的航船。物像上,是静止的;精神上,是流动的。 源,水流起头的地方。川广自源,成人在始。中华民族是最不容易忘本的民族。《国语》:“伐木不自其本,必复生;塞水不自其源,必复流”。不管诗与远方多么迷人,你的双脚其实从未离开故乡的土地。立祠,不单是为光宗耀祖,更多的是为了留住根,留住脉,为正本,也为清源。 立浦,溯源,望海。这是一个于国于家的完美仪型。郑氏祖先伫立溆浦,回溯祖先创业的艰苦,回溯中华民族悠悠数千年的历史,他们一定看见了汪洋,听到翻涛鼓浪的澎湃声,眺望到孤岛上的同胞。 郑成功收复台湾,是在南明永历十五年,清顺治十八年,即公元1661年。明清王朝交替,生灵涂炭,神器流离,世事迭荡。虽说天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但国家统一领土完整一直是炎黄子孙共同心声,是主流,是根植于血脉中的意志。此时收复被荷兰殖民者占领三十八年之久的国土,让同胞回归祖国怀抱,意义深远,非比寻常。 《百家姓郑姓汇纂》中说全国有三大郑氏宗祠:一位于安徽歙县郑村,二位于浙江浦江县郑宅镇,三位于福建周宁县浦源村。 浦源郑氏宗祠规模不及郑村、郑宅镇两处,但造型最独特――船,这在全国郑氏宗祠乃至百家姓宗祠中也是绝无仅有的。 船形宗祠承载了什么?仅仅是财源茂盛、人丁兴旺的浅层次追求吗?当年,郑氏始祖寐坐树下的梦境,极契合农耕时代村野乡民的祈愿与企求。 但是,明清交际时,郑成功出航的情景是:四百多艘舰船整装待发,樯橹如林,风帆蔽日,气势恢宏,乘风破浪。归航后承载了什么?难以泯灭的乡愁,永远不变的乡音,盘踞在心的眷恋,仰首引领的期盼;还有那种维护民族尊严的意志,无所畏惧的胆识,回归怀抱的喜悦。 我们不去探究郑成功船队与荷兰殖民者的鏖战的惨烈,单说时间上与浦源郑氏祖先义举的巧合。不作历史事实的考据链接,而是意念上的默契神通。家与国相当,祠堂与庙堂相连。 所幸我们找到了答案。在哪呢?在郑氏宗祠的一幅楹联中:“忠义为怀毁家纾难标清节,恫痹在抱济世扶危播美名。” 明嘉靖年间,倭寇侵扰,烧杀奸夺,刀光剑影。郑氏十三世祖郑德厚、郑仁三组织村中族民奋勇抗击,郑仁三壮烈牺牲,遗失头颅,族人以铜铸代之,惊天地,泣鬼神。 清顺治年间,清兵南犯,十下三厝,血雨腥风。郑氏十四祖郑方三公在明将刘中藻福安保卫战陷入困境时,毁家纾难,倾仓以助军饷,竭力勤王。 清康熙年间,悍匪横行,鱼肉乡里,打家劫舍,肆无忌惮。郑氏第十五世祖郑家修率义勇村民驱逐剿杀,分化瓦解,在押解匪首往县衙途中,被匪帮伏击拦截,不幸惨遭杀害。 明清交替时间,风云变幻是惊心动魄的。郑氏祖先在这时期忠义行为,为时代为族谱添上披胆沥胆、浓墨重彩的一笔,超越了家财万贯、人畜兴旺的层次,升华到相当的境界――于家于族于国有担当有作为。 窗外虫声唧唧,柳梢凉月如钩。在凉月下静心品咂。漫山滴翠的月亮山下,映月井、拜月亭与伴月桥交相辉映。站在浦上,站在船祠的甲板上,回望紫云山麓,品味源头处涓涓细流的清爽,俯视汇集成浦的潜能,再展望东洋那片壮阔。俯看浦中几簇锦鲤团,仰望天上一轮明月圆。万千锦鲤簇拥嘻戏抱团,奋力拼搏,照见了千帆竞发的态势。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