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降龙

手机搜狐

SOHU.COM

煤改气到底改的是什么?

事实上,“煤改气”并不是一个新政策,在2015年的时候,全国多地就陆续开始实施了“气改”计划,但效果并不理想。客观而言,此次政府主导下的“煤改气”引起了诸多的争议。

“煤改气”改什么?

实际上,对2017年冬季气象预报进行分析,京津冀地区的雾霾天气的确有所减少,这自然与“煤改气”是分不开的。但京津冀地区特殊的地理位置与气候条件,本身也不利于雾霾的扩散。即便是河北省超标完成了“煤改气”计划,但农村地区的散煤取暖还是普遍存在的。因此,对于“煤改气”而言,需要改的就是散煤取暖问题。在2017年11月,清华大学环境学院、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发布了《2017年中国散煤治理调查报告》,在这份报告中指出,在河北、山西、天津、山东等农村及城郊区域,散煤取暖还是普遍存在。因此,报告建议,要对散煤取暖严加控制。事实上,全国每年散煤的消费量达到了近8亿吨,其中京津冀地区占到了很大一部分,如果这部分散煤完全能够用天然气来取代,那么京津冀地区的PM2.5的浓度将会下降8微克/立方米。

但散煤治理是极为困难的。清华大学环境学院张强教授表示,所谓散煤指的是除了电力及工业的集中用煤之外的煤炭,包括各类小锅炉、小作坊、居民生活与取暖、部分服务业使用的煤炭。我国每天的集中利用率并不是特别高,只有60%左右。在散煤利用中,民用散煤、工业小锅炉、工业小窑炉各占三分之一,采暖中的散煤占到了民用散煤的大多数,每年耗费2.2亿吨,基本上是在农村地区、城乡接合部。散煤主要是灰分、硫分含量高的劣质煤,在燃烧过程中往往没有脱硝、脱硫、除尘处理,采取直接燃烧、直接排放,点多面广,因此污染严重而且难以监管。环保部在2016年的时候,对京津冀农村地区销售的散煤进行质量抽验时发现,散煤的质量较差,污染物严重超标,其中北京地区的超标率达到了20%,天津地区的超标率超过了26%,而河北邢台、衡水等地的超标率超过了38%。研究表明,燃烧1吨的散煤,其排放的大气污染物是电煤的10倍以上。这也是京津冀地区一到冬季就污染超标的重要原因,在部分时段或特殊的天气情况下,散煤燃烧所排放的污染物甚至超过了机动车尾气、工业废气的排放量。

在散煤替代的过程中,还需要在不增加农民负担的基础上提升农村建筑物、炉具的能效,这样可以大大节约替代能源使用率的30%。就2017—2018年采暖季中“煤改气”行动看,京津冀地区“2+26”城市中完成的改造行动,可以替代燃煤1000万吨左右,在这个过程中也淘汰了工业小锅炉5万台,基本上实现了京津冀地区周边1万平方千米的禁煤区域。从成本上考量,“煤改电”取暖的成本约为散煤燃烧的4~5倍,“煤改气”取暖的成本比“煤改电”稍微低一些,但也是散煤成本的2~3倍。因为无论是“煤改气”还是“煤改电”,在改造的过程中并不仅仅是取暖设施及燃烧设备的改造与淘汰,还包括电网建设、燃气管道铺设等成本在内。在这个过程中,要降低成本,必须提高农村建筑物、炉具的能效,进而降低单位面积内替代能源的使用量,进而从整体上降低成本。农业部农业生态环境与资源保护中心的李敬明研究员认为,在“煤改气”行动中,需要考虑到农村地区的实际情况,不能简单采取一刀切的手段。2017—2018年采暖季,部分地区急于求成,以激进的手段实施“煤改气”,不但增加了政府负担,同时也增加了农民负担,导致政策在实施过程中农民的对抗心理严重。在河北部分农村,有很多农民宁愿不要政府补贴,也要坚持烧煤取暖。对于农民而言,采暖成本的增加是个不小的负担。由此,在气、电价格相对较高的情况下,既要保证减少污染还能够不导致能源的浪费,唯一的办法就是提升能效。张强教授表示,如果在华北、东北、西北产煤区的农村,按照当地的煤炭类型与质量,使用专门的节能炉具;在东北、华北、西北的山区使用低排放的生物质炉具,这样完全可以不实施“煤改气”“煤改电”。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