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法医秦明2

手机搜狐

SOHU.COM

“不死鸟”归来三年 两度重组失败后长航凤凰再陷困局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自恢复上市以来,遭遇过两次重组失败的长航凤凰(000520,SZ)再陷困局。人员流失、大量船舶被收回、资产可能置出……每一项都牵系着长航凤凰的未来表现。

或许熟悉公司的人还记得,公司在2015年宣布注入港海建设之后,恢复上市首个交易日股价暴涨超7倍。

时隔三年,以“不死鸟”姿态归来的长航凤凰为何再度面临困局?《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长航凤凰最新一次控股权转让事项系因为控股股东债务纠纷而中止,而这一纠纷至今仍未解除。

三年内两次重组均告失败

长航凤凰曾是内河航运的龙头企业,巨亏和巨额债务之下,公司一度破产重整以及暂停上市,至2015年8月恢复上市且于当年底首个交易日股价暴涨超7倍。

时隔三年,长航凤凰为何再陷困境?记者发现,恢复上市以来,公司曾经历两次重组。

早在2015年7月,长航集团以10亿元的价格向天津顺航海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津顺航)转让其持有的上市公司17.89%股权时,双方曾约定,本次股份转让完成后,天津顺航负责推进长航凤凰重大资产重组事宜,依法将其持有的控股子公司港海建设全部股份注入长航凤凰,并保证于2016年5月31日之前完成重大资产重组交割。当时,港海建设股东中还浮现“法人股大王”刘益谦的身影。

也正因此,2015年底长航凤凰恢复上市首个交易日资本竞相追逐,相比公司停牌前2.53元/股的价格,复牌第一天股价报收于21.2元/股,涨幅高达737.94%。

世事难料,2016年9月,长航凤凰宣布港海建设注入计划失败。根据当时公告,主要原因是“港海建设申请‘港口与航道工程施工总承包一级’资质事宜未获批准”。

上述背景下,2017年1月,天津顺航宣布拟将其持有的上市公司17.89%股权以19亿元的价格全部转让给广东文华福瑞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东文华),这一价格相比天津顺航2015年接手长航凤凰时的价格高出9亿元。且经天津顺航提名以及股东大会表决,彼时任广东文华法定代表人、实际控制人的陈文杰也于2017年5月当选长航凤凰董事。

不过,这一转让事项至2017年9月再度作罢。长航凤凰2017年9月回复深交所问询时表示,终止的主要原因是双方“围绕‘资金安全及确保款项付清同时完成标的股份过户’的问题未达成一致,广东文华一直不同意签署《三方债权债务清偿协议》”。

根据股权转让终止时双方的约定,此前广东文华支付给天津顺航的1亿元定金中,天津顺航需于2017年10月13日前退还广东文华6000万元。而广东文华在收到上述退款之日起2日内向上市公司提交陈文杰的董事辞职信。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