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法医秦明2

手机搜狐

SOHU.COM

陈伟星14日下午再发声明:李笑来诡辩技术一流

6月14日晚6点,陈伟星在朋友圈再发声明,回应李笑来此前文章。

以下为陈伟星声明原文:

李笑来作为首骗,诡辩之术一流,企图用诋毁我的历史来混淆视听,“安抚”他的韭菜,这是太低估了所有人的智商。中国是“法治”社会,我们党“默许”了行业发展,是希望大家尝试技术创新,而不是给你借口肆无忌惮割韭菜。靠诡辩没有任何意义,不守正道,不对募集资金负责,不对公共财务进行合理化说明,整天在自家韭菜圈装神弄鬼,令人恶心。针对你诡辩术的逻辑,我申明一些事实:

1.图一到图五,分别是2013年中时任杭州市委书记,现任中宣部部长黄坤明部长来视察快的、2014年(火星财经按:原文为2104年,实际应为2014年)中时任浙江省长李强、现任上海市委书记视察快的、马云在硅谷和我谈第二轮800万美金结束后合影、2014年年会我和团队合影、2013年9月“快的北伐”时快的官方公众号的新闻发布。这种照片到处都是,故意说我不是快的创始人,混淆视听毫无意义。

图1:2013年中时任杭州市委书记、现任中宣部部长黄坤明部长来视察快的

图2:2014年中时任浙江省长李强、现任上海市委书记视察快的

图3:马云在硅谷和陈伟星谈第二轮800万美金结束后合影

图4:2014年年会上陈伟星和团队合影

图5:2013年9月“快的北伐”时快的官方公众号的新闻发布

2.快的打车所有的软件设计、UI设计、流程和早期的运营推广,都是我亲手设计完成,当时因我认为自己不擅长管理,所以引进了吕传伟一起创业担任CEO,并以类似期权定价的形式分享了和我差不多的股份;之后我们董事会约定我以快的创始人身份负责部分融资、产品和PR,包括现在我和杨俊合作,依然是类似的模式。

3.我了解比特币在2012年,当时有朋友带徐明星来我们公司聊过,在2013年时我们认真研究过比特币,我和公司同事一起参与购买了一些,也包括zcash、瑞波币,李笑来玩文字游戏说我“支支吾吾”,骨子里是想说你们都是假货,没资格也别怀疑“比特币首富”。

4.传统的大独角兽公司,是经过无数个律师检查和尽职调查,希望首富同学也安排下律师做下自己的尽职调查,而不要担心传统独角兽公司;

5.李笑来说自己募集30000个币,是欠2000万人民币,事实上他当年的说法是“怕政府说他非法集资”借口,所以要一些人写了“法币欠条”,但所有的事后沟通信息都是募资行为,并口头承诺跑赢比特币;一个号称比特币首富的人为啥要找他们多人募集资金呢?然后又拿去just-dice豪赌,他在just-dice上赌出了壕气,图6-7是其豪赌的线索,2013年12月光其一个账号一次就输掉2300个比特币,而且这些币大概率就是其募集的资金;

图6::李笑来豪赌的线索一

图7:李笑来豪赌的线索二

6.李笑来称我揭露他是因为我们为自己的“打车链”造势,说inb拒绝投资“打车链”更是搞笑;我确实在很早前和他讲过用“打车”来实验一下区块链的力量推动行业正确认识,我们根本不敢让他投资,一是考虑名声问题,二是根本不知道他的币怎么来的!我们公开揭露行业骗局、推动行业规范化是早有准备,为此事前特意和几位领导、纪委和公安人员和企业领袖人物都进行过多次沟通,不是针对个人行为;至于“打车链”,我自己本打算投10000个比特币都没法协调怕别人骂,很多牛逼基金想确认额度没法答应,李笑来别为自己屎上造谣贴金;我对于蹭屎热没兴趣,但我可以拒绝一切被屎占过的项目;

7.图8是部分李笑来行骗史,图9是另外的币圈老人无冤无仇看不下去的人,媒体可以自己勤劳点查,还是那句话,我们都和他没仇,就是价值观分歧太大;

图8:李笑来部分行骗史

8.我对把李笑来怼进监狱啥的没兴趣,唯一的兴趣就是让行业接受“募集资金合理使用与公开”的共识;如果李笑来继续造谣混淆视听,我们不会停止揭露;如果李笑来认可这个共识,并共同实践,我们随时握手言和。

图9:币圈老人的微博相关评论

? 转载此文旨在传递更多市场信息,与火星财经立场无关。此事火星财经将持续跟踪报道。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