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体育 炮灰攻略

手机搜狐

SOHU.COM

作家眼里的世界杯:“不狂热就不叫球迷”|天涯·热点

四年一度的世界杯即将来临,全世界都开始讨论起足球。那么,当作家谈论足球时,他们在谈论什么?写作与足球,两者一静一动,似乎截然相反,但其实许多作家也同时是足球爱好者,有些还是“狂热的”爱好者。世界杯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听作家谈论足球,也算恰当其时。

本文来源:乌鲁木齐晚报

余华:见证那些球星的成长

余华是从1978年开始看世界杯的,当时是冠亚军争夺战的录像反复播。

马拉多纳和余华是同一年出生的,都是1960年。余华说自己是跟着马拉多纳一起成长的。“不仅是我,很多人都喜欢马拉多纳,像我们这代人真的是看着一个球星的成长,看着他如何到一个顶峰,然后走向低谷。这个人的性格是那么地讨人喜欢。马拉多纳是一个将‘人的本性’流露得很多的人。很难有人能够超过他。现在梅西有那种潜质。自从马拉多纳退役后,阿根廷队缺少核心。自从马拉多纳让梅西后撤后,阿根廷队的进攻变得非常犀利。”

余华觉得中国的解说员还算不错。任何国家的球迷或者媒体,都会对自己国家解说员有各种各样的看法,解说其实也是众口难调的。“有些人嫌你声音太大。比如说黄健翔的解说在中国算是很有激情的,但也有人说他太过激情了。但我不认为他过了。比如刘建宏的解说,有人认为他太过理性,但我也不完全这么认为,因为他有时候也叫、也喊。解说肯定是每个国家风格不一样,每个解说员自己的风格也不一样。”

众所周知,中国的足球水平很弱,乒乓球水平高。余华认为,中国的乒乓球项目之所以强,是因为中国的乒乓球桌太多了,有很多人家里都有乒乓球桌。“但是我们这个国家虽然很大,草坪太少了。而且很多城市的草坪是不让人进的。我去过那么多国家,没有一个国家的草坪是不让人进的,就中国。另外我们的足球场太少了,足球场基本上是用于田径的。周围是跑道,中间是跳远、标枪……诸如此类的。我们是一个人口大国,但不是足球大国。假如某个孩子在花园里踢球,肯定会被骂出来的。我们没有一个很好的足球环境。”

苏童:得意与古利特的“偶遇”

苏童的球迷史始于上世纪80年代中期,那时中央电视台开始转播世界杯的比赛。虽然才二十出头,苏童已经在文学圈中小有名气,《桑园留念》、《南方的堕落》等都曾引起轰动。

“1986年中央电视台转播世界杯,我整个夏天都没出门,马拉多纳、济科、苏格拉底一下子闯入我的生活,他们每一个过人和射门的动作我到现在都还记得,”快二十年了,苏童依然把马拉多纳当作自己的偶像,“任何人都超越不了他,他是足球场上的神!现在的罗纳尔多什么的,在马拉多纳的背影下都俗不可耐!有人说马拉多纳在足球场外是混球,这我不管,我从来就只关心足球本身。”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