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法医秦明2

手机搜狐

SOHU.COM

余秋雨再访秘色瓷

“九秋风露越窑开,夺得千峰翠色来。”“秘色瓷是能够代表国家形象的经典。”昨天,返乡祭祖的慈溪籍著名作家余秋雨再访亲笔题名的上林湖越窑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发出了这样的慨叹。市领导高庆丰、华红、高松岳、沈小贤等陪同参观。

▲余秋雨夫妇在亲笔题词的遗址公园前合影

慈溪是余秋雨的故乡,他心系桑梓,关注着家乡的变化与发展。上林湖是余秋雨幼年时期经常玩耍的地方,上林湖畔的文明碎片承载着他的回忆,他的作品《乡关何处》中就有关于上林湖的朴实描述。

向上滑动阅览

乡关何处 / 余秋雨

上林湖的水很清,靠岸都是浅滩,梅树收获季节赤脚下水还觉得有点凉,但欢叫两声也就下去了。脚下有很多滑滑的硬片,弯腰捞起来一看,是瓷片和陶片,好像这儿打碎过很多很多器皿。一脚一脚蹚过去,全是。那些瓷片和陶片经过湖水多年的荡涤,边角的碎口都不扎手了,细细打量,釉面锃亮,厚薄匀整,弧度精巧,比平日在家打碎的粗瓷饭碗不知好到哪里去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这里曾安居过许多钟鸣鼎食的豪富之家?但这儿没有任何房宅的遗迹,周围也没有一条像样的路,豪富人家的日子怎么过?捧着碎片仰头回顾,默默的山,呆呆的云,谁也不会回答孩子们,孩子们用小手把碎片摩挲一遍,然后侧腰低头,把碎片向水面平甩过去,看它能跳几下。这个游戏叫做削水片,几个孩子比赛开了,神秘的碎片在湖面上跳跃奔跑,平静的上林湖犁开了条条波纹,不一会儿,波纹重归平静,碎瓷片、碎陶片和它们所连带着的秘密全都沉入湖底。

我曾隐隐地感觉到,故乡也许是一个曾经很成器的地方,它的大器不知碎于何时。碎得如此透彻,像轰然山崩,也像渐然家倾。为了不使后代看到这种痕迹,所有碎片的残梦都被湖水淹没,只让后代捧着几个补过的粗瓷碗,盛着点白米饭霉干菜木然度日。忽然觉得霉干菜很有历史文物的风味,不知被多少时日烘晒得由绿变褐、由嫩变干,靠卷曲枯萎来保存一点岁月的沉香。如果让那些补碗的老汉也到湖边来,孩子们捞起一堆堆精致的碎瓷片碎陶片请他们补,他们会补出一个什么样的物件来?一定是硕大无朋又玲珑剔透的吧?或许会嗡嗡作响或许会寂然无声?补碗老汉们补完这一物件又会被它所惊吓,不得不蹑手蹑脚地重新把它推入湖底然后仓皇逃离。

而今,漫步在湖畔复原的荷花芯窑址,徜徉在越窑博物馆美轮美奂的展品间,聆听秘色瓷的前世今生和“秘色重光”的传奇,他心中的谜团倏然而解:

丝绸和瓷器是中国在世界上两张重量级的名片,丝绸催生了伟大的“丝绸之路”,瓷器则与中国文明连为一体。如果说青瓷是中国瓷器的祖师爷,上林湖烧成的秘色瓷就是青瓷的巅峰之作——它的素淡、高雅、含蓄、高贵,让其他瓷器只能高山仰止。

▲在荷花芯窑址

“慈溪不仅是秘色瓷的遗址所在地,还要成为新的秘色瓷的创新基地。”在上林湖越窑博物馆的当代作品展厅,余秋雨仔细倾听了非遗传承人闻长庆、孙威、沈燕荣的创作简介,表示创新是文化的真正魅力所在,希望慈溪继续加大秘色瓷创新的力度,使之成为一种不容忽视的文化现象。

当天,余秋雨一行还参观了桥头镇小桥头村的余氏宗祠,并欣然挥毫留下了墨宝。

来源:上林湖越窑国家考古遗址公园、慈溪日报

- END -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