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大理寺的猫

手机搜狐

SOHU.COM

【游记】“鸡冠寨”与“十字坡”(姜世福)

18220961004

“鸡冠寨”与“十字坡”

姜世福

在商南有很多“山寨”。有些山寨保存着完整的石墙,有些山寨只剩下断垣残壁。我看过很多山寨,不管山寨建的如何,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山寨多数选在三面绝壁的山头,山形奇特。站在山头就能清晰看到山下的一切,无论从军事角度,还是从风水角度来看,山寨都占据了重要的地理位置。

我最近又去看了一个山寨,是清油河碾子沟的“鸡冠寨”。这个寨子目前保留下的痕迹有一段残缺不全的石墙,砌墙用的石头都是红色的;还有一个圆锥形的坑,大约有纯净水桶那么大,当地人叫它“碓窝”,说是舂米用的,也有说是“捣药”用的。碓窝里有水。当地人说,只要碓窝里的水干了,天就要下雨。如果长时间不下雨,就派人上寨子把碓窝里的水舀干,天就会下雨。我们上去的时候,碓窝里的水基本干了,说明快要下雨。看天空,虽然白云密集,但艳阳高照,没有下雨的意思。有意思的是,城里的朋友发来信息说,下那么大的雨,你们在山上怎么玩?原来是城里下大雨了,吓得我们不敢在山上多停留。

鸡冠寨所在山头形似鸡冠,不但形状像鸡冠,颜色也像。山顶凹凸不平,只有几块可以落脚的小平地。有的地方窄不足米,最宽处也不到五米。三面绝壁,一面连着高山,从高山上下来可以爬上寨子,唯一的登寨之路被石墙阻隔。山顶有土质的地方,都长上了丝茅草和低矮的灌木,有高山草甸的意蕴,这与周围原始森林形成鲜明对比,鸡冠顶显得格外突兀。

寨子上有一棵杏树,只有这棵杏树高过了人头,要想吃树顶上的杏,估计姚明伸直胳膊也很难够的着。时值中午,我们吃了几颗酸杏,一下子清醒了许多。

当地人说,鸡冠寨是孙二娘的寨子。孙二娘是个“母夜叉”,武功了得,生性跋扈,在十字坡与张青开酒店卖人肉,专干杀人夺货的勾当。武松被发配路过十字坡,险些遭到孙二娘的毒手。武松假装喝醉酒捉住了孙二娘,张青求饶,武松遂与张青、孙二娘夫妇相识。孙二娘后来跟随张青上了梁山。

这个孙二娘是不是那个孙二娘,不得而知。传说没有对错,只要有巧合,便可顺理成章。巧合的是,碾子沟有很多姓张的,也有姓孙的。更巧的是有个张姓人的老婆姓孙。这似乎坐实了这个孙二娘就是那个孙二娘。

“十字坡”也的确存在。十字坡的风景很美,有几方巨石犹如从天而降,矗立在河道中间。有的呈方形,有的呈三角形,猛一看还真的像房子。巨石周围被水冲刷的光滑平整,就像人工做的“水磨石”。深潭碧水,碧水蓝天,水天一色,鱼在天上游,云在水中现。在几十里长的清油河道里,这是非常奇特的一段河床。经常有人在这里游玩嬉水,乐不思归。当地人说,这个地方还有个名字叫“半边街”,古时候河边有一条很繁华的街道。虽然十字坡没有任何痕迹可以证明孙二娘在这里开过“黑店”,但人们希望传说是真的,毕竟《水浒传》的故事家喻户晓。

从地理位置上来看,人们把孙二娘的“黑店”位置“选在”这里是有道理的。站在十字坡可清晰看见鸡冠寨,站在鸡冠寨也可清楚看到十字坡。凭孙二娘的功夫,在鸡冠寨和十字坡打一个来回用不了多长时间。

现在,要想去十字坡看看很容易,直接开车就到。但要去鸡冠寨看看,就没有那么容易了。除非你有孙二娘的功夫,会飞檐走壁。我们去鸡冠寨是在当地一个61岁老人的带领下,沿着马蹄形山梁穿过原始森林,用了两个多小时才艰难到达。

61岁老向导姓张,与张青有没有关系不得而知。老张身轻如燕,健步如飞,他说他半个小时就可以爬到鸡冠寨。他在前面带路,经常见不到他的身影,因为他跑的太快!他说,你们这样的速度两个小时到不了。他猜的很对,我们不到三个小时就到了。在马蹄形山梁上走,并非是一路平坦,时而上坡时而下坡,偶尔也走走平路。爬这种山型不是很累,对我们这些“四肢不勤五谷不分”的人来说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原路返回的时候,老向导不跟我们一起走,他要从密林中直接下山。看看密林,坡度很陡,而且呈V字型,我们很担心他的安全。他说没事,这个山上的地形很熟,以前采药,打猎经常在山上跑。我们犟不过他,就由他去。他说一会儿在前面的山梁上会合。巧合的是,当我们走累了,坐在地上休息的时候,他从旁边的斜坡爬上来,见到他,我们一颗悬着的心放下了。我们都累的大汗淋漓,他却一点汗都没有出。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