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体育 大理寺的猫

手机搜狐

SOHU.COM

宁波球迷 | 那些年,世界杯和我的青春记忆

1.一个宁波球迷这些年关于世界杯的记忆

1994年,那年我读4年级,长虹彩电开始普及,中央电视台把当年的世界杯带给了全国的观众,宁波也开始了对足球的崇拜,各个学校开始了对足球基因的改造。一大批孩子被拉去试训,我也没有逃过,唯一的记忆是带球跑,绕着插在操场上的很多旗杆运球,当时的中国假冒伪劣风盛行,几天穿坏一双足球鞋的事情也不稀奇。印象比较深的还有盼盼牌运动服,足球鞋基本都是飞跃鞋、回力鞋、双星。除了巴西队贝贝托标识性的进球动作(摇篮球),还有那被评为经典的世界杯的主题歌“意大利之夏”,只不过是90年的那届的主题曲,当然直至今日我都认为“意大利之夏”是所有世界杯主题曲里面最好听的。

(1994年世界杯,巴西球星贝贝托在同荷兰的比赛中进球后与队友罗马里奥、马津霍做出了摇篮舞庆祝动作,这一幕由此成为足坛经典。)

那年世界杯之后,街头巷尾忽然开始流行“追星”,几乎所有中国人都疯狂的迷恋上一个扎马尾辫的意大利人,所有中国人对于那届世界杯的回忆都定格在了那个画面:一边是低头不语的巴乔的背影,一边是跪地庆祝的塔法雷尔,那大概是现代足球百余年历史上最为人熟知的一个瞬间。04年的时候,巴乔退役,那本《天上的门》可比贝克汉姆的自传畅销。我感觉直到今天,我们这些人再也没有像当年对巴乔那样,呵护膜拜过任何一位足球偶像。

从中国体育的角度说,1994年真的很有纪念意义,甲A联赛是从那一年开始,NBA总决赛也是从那一年开始在央视转播,而且还和世界杯的时间撞了车。当时我周围就有人这么干:从晚上11点连看三场世界杯到第二天早上7点,睡上两个小时,9点多起来再看NBA总决赛直到中午。记得当时有一批美国记者去采访尼日利亚队,他们没有问足球,而是打听奥拉朱旺在祖国的情况,因为大梦当年曾是尼日利亚少年队的门将。

1998年法国世界杯在瑞奇·马丁的歌声中开始,我跑到城隍庙旁的音像店买了包含98年那届和历届世界杯主题曲的磁带。

然后,每天就是《生命之杯》的单曲循环, go go go, ole ole ole……

就是那一年,几乎在一夜之间,满街净是黄色的巴西队服,大家清一色是9号,罗纳尔多成为了新的时代标志。

不过当年那场决赛留下一个谜,据说罗纳尔多上场前出现了痉挛,结果表现严重低于正常水准,传闻在更衣室里发生了一些不可告人的事情。后来媒体报道,有赌博集团为了避免天文数字的赔付金,收买了巴西队队医和酒店厨师,给某些不听话的球员下毒,中毒后的罗纳尔多在赞助商耐克的施压下被迫出场。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