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罪案心理小组

手机搜狐

SOHU.COM

石梁,无法穿越的空间

因为青翠欲滴的山峦,路倒不像路了,如流淌在绿洋中的河,蜿蜒在山的脚下左冲右突,随高就低;山涧也不像山涧了,像一条条银亮的弦,淙淙出清越的曲子,不在乎你是否听的了,自娱自乐出恒久不变的自信。出天台县城向西十余里的车程,就在这种感觉中走过。

也就十几分钟吧,当年的徐霞客却走得极为艰难。先是骑马,骑马倒也罢了,一种悠闲自得的乐趣,在得得的蹄声中,更能融入到山水之中。到了天台寺,僧人劝他,放下你的包包裹裹吧,轻装才能前往你想去的地方。徐霞客倒是听话,拄一根木杖,孑然穿行在茂林修竹之中。又有老虎伤人的传闻,不得不对任何的树摇草动有所警觉。脚下的山路,不是青苔覆地,就是湿草滞步,有的路段,可以想象是进一步退三步,一不小心,就滚出几丈远。当然,这一切对一个寄情于山水的人来说,更添情趣无数,不畏艰难只是后人无话找话的恭维,在这样反反复复的执着中,用时间换来对一草一木,一石一物的辨析观察,才让所有的游记鲜活生动起来。

我说,徐老先生,您老且慢慢走吧,我先进去了。

要进去的地方,都是青石铺路,湿漉漉如被雨水淋过一般。鲜润的青苔从青石的缝隙长出,也在人足迹未到的地方趴在石上。参天的树木品种繁多,我却只认识粗壮的红豆杉。不见溪水,却能听得到潺潺水流声。一拐又一拐,都能拐出别样的风景,一步一景有点悬乎,但十步不同景倒是真的。扑入眼里的水流清澈灵动,总让你有鞠一捧入口的欲望。但是溪流似乎不给你这样的机会,急急匆匆,步子越来越快,声音越来越急切,最后如要赶集般不管不顾往前冲了。

忽然就有了激越的瀑声。站在前往中方广寺的路中,左手牵一道瀑布,右手再牵一道瀑布,心胸顿然参天入地,双手轻轻一合,默默祈祷:去吧去吧,去走你要走的路,去塑造你终要成型的势,两道瀑布果断地合二为一,形成更大的瀑布,从数百米高的山崖跌落,一条吐沫溅花的白色幕帘,挂在青翠碧绿的山崖成为永恒。

这一挂,数万年久经不衰;这一挂,无数的传奇和玄机,让无数的游客慕名不已;这一挂,彻夜喧响流水声默念有缘人才懂的禅理佛意。

天台有山,山山有灵;山亦有梁,名唤石梁。横恒在瀑布上方的天生桥,就是此行要来的主要目标:石梁。

徐老先生业已到达。气喘吁吁的先生奋笔疾书:……石梁即在亭外。梁阔尺余,长三丈,架两山坳间。两飞瀑从亭左来,至桥乃合以下坠,雷轰河隤,此处指河水奔流迅猛,百丈不止。

先生的震撼至今清晰可见。而我的思绪,却牢牢趴在石梁上。因为这条石梁,两个和家乡武威有关的僧人,徐徐走了过来。鸠摩罗什、法猷和武威有关的两位高僧大德,同样和天台山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沿海山峡的奇秀旖旎,和西北的寂寥戈壁,因为反差,乃或源于佛意,如此紧密地浑然一体,让我在瞬间呆若木鸡。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