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法医秦明2

手机搜狐

SOHU.COM

七十四城·米林 | 凭江定抉择,无问西与东

杰玛央宗冰川吸收高原炽烈的阳光,点滴成溪,一路携聚来汇之水,向东奔流近二千公里,当来到米林一带时又变得特别的平缓,碧绿的江面倒映两岸雪山,江底的礁石也曾托起世居的台地。

就在这里,东流的雅鲁藏布江向南迦巴瓦和加拉白垒两座高大的雪峰挥一挥手,转而西去,留下一个不可思议的大拐弯,任君凭吊。

事关人生走向的决定尽管也能追根溯源,但在投子落定前总会有一段风平浪静,以致于都看不出还是有埋藏在千里之外的力量在一路集聚。

江河有源,寺庙修建有授记,而人生又愿不愿意追溯的那么清晰呢?

工布王石像

东与西

朋友圈开始为今年的第一眼春天蠢蠢欲动,那是桃花还不足以填满整幅镜头画面的时候。

不知道能否激起对米林的第一阵历史心跳,那是站在丹娘乡丹娘村一处不起眼的居民房屋前。

昏暗的灯光让石屋里的雕像更加黝黑,下半身古朴的线条被信众涂抹的酥油占据,而人们按自己意愿重新修复起的头部,丰肩、螺髻、高眉、厚唇、垂耳,俨然是一尊标准的佛像。强大的信仰让刚刚冒出的怀疑念头很快又缩回心底。

尽管不好判定这究竟是不是工布王雕像,但很愿意相信他就是。毕竟在吐蕃王室放逐与重生之地兴起的工布王,在模糊的历史里还有一尊雕像留存,可以与江两岸的古藏文碑刻、民间传说和文献的零星记载,一起揭示这片土地曾经拥有的时空。

看过的历史书里,米林所在的工布之域,两次成为吐蕃王室早期的重要转折之地。

第一代藏王聂赤赞普,不论是自波密放逐还是天界降临,总之他不情愿离开,关于离开出生地的叙事是一段消极的启程,而当坐上肩舆的王座或改换人间的衣食,神王的命运开始有了积极的转变。

第七代藏王止贡赞普被弑,夏墀、略墀二王子流亡工布,传说的天王时代结束。虽然敦煌出土的历代赞普传记对这段历史进行神话一般的叙述,但最终夏赤重返雅砻复兴吐蕃王室,而略墀则驻留工布,开启了另一邦国王系——工噶布王。

一次关乎兴起,一次关乎重生,米林正如西去的雅江在此蓄满了自然之力,也让历史的发展充满了动能。西藏人文学者索穷感慨地说:

短短百余年的时间,王室的命运在放逐与重生之间轮回,而工布显然是进入这段宿命般历史的关键词,除了充当被放逐者东山再起的基地,工布也宽慰着亡命他乡的游魂。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