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体育 法医秦明2

手机搜狐

SOHU.COM

世界杯可能会输给谁?

离开深圳前,去踢了个球,一个没进,天气十分燥热,车上空调大的令人发指,搞的我心里很凉。

今年很奇怪,热量可能都调到深圳去发威了,在深圳热的已经坐不住了,北方倒很奇怪,但是突然有一种入秋的悲凉。而且世界杯一直没新闻轰炸造势,我感觉到十分地恐慌。

犹如这个极其凉爽的夜晚,路却黑的让人有点担心,可能时代在变,我是十分担心今年的世界杯可能过热,影响到我办事,然而我们早已经变得十分焦虑、现实。

到现在我不知道世界杯今年用球是啥?刚刚搜了一下,是这个,而近几天各种足球媒体,都没有介绍过,有些自媒体用的图片还是2014年的那个球。

2018世界杯主题曲

昨天看到一个来自喀什的同学发的世界杯主题曲,我是第一次听,还不错,蛮有战斗民族特色。

前天和一位十几年没见过的同学,已经是2个孩子的父亲的兄弟,去了南京大学踢球,因为回来做了9个PPT,在宾馆消耗了几十包香烟咖啡槟榔。居然碰到了曾经在北大碰到的另一个小同学,已经博士论文答辩........

实际上,我也没怎么踢,鞋子是新的,小一号,20分钟不到,脚十分难受,我想这运动量已经赶上我2个星期的运动量了,也就拉倒了,站那后面抽烟、喝水、守门。而且如果我用深圳的装备,又可以过他们半个队,至少一条边,踢完就忘的心态已经形成习惯。晚上和另外一个人聊,他说那个谁谁谁,脚下脏,我说我的注意力根本不在这上面。

我回来,就是办事,事也差不多了,我可能又得寻找新的事情,不然我就得又要面对财务问题。那天喝得饭店都收工了,冷清清的时候,我看了一下,才21点,于是我们又坐了一会儿,等到外面的时候,街上的人已经很少了,才21点20。而这个时间,是我和深圳桥头老乡经常才忙完,约喝酒见面的时间。我心里一凉,完了,世界杯完了。过江的时候,车上就3个人,2个是司机,有1个是下班的,一路抽烟、聊天。我平生就2次见过有人在公交车上抽烟,一次在一个已经突破1000万人口、却没有一座标准化,哪怕8人制的塑胶球场的城市,那是2012年,已经进入文明社会了。还有一次是贾樟柯的电影里,那个穷的跟朝鲜一样的时代里的电影里有在车上抽烟的场景。为了不给他们心理压力,我也点了一根。走的时候,还跟我热情:慢点,过马路小心!

昨天晚上打开电视,《足球之夜》,主题就是回忆02年世界杯的那批球员的回忆录,发现大家还是比较敢说了,很多内心的东西想说不敢说,但是多少还是说了。对张恩华那个事情,我感触颇深,张恩华现在是佳兆业的足球教练,02年时很年轻,一直在替补席。后来他父亲因为他没上得了场,抑郁而死,自己当时就为了能拿到英国的劳工证,需要一次世界杯的上场证明,但是后来泡汤了。我听了之后,心情还是很矛盾的。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