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体育 法医秦明2

手机搜狐

SOHU.COM

中國留學生被害案,殺人犯還可以搞「減刑交易」?

近日,在全球社會公益請願平台CHANGE.ORG上,一則「以一級謀殺罪起訴兇手!」的簽名請願引發了各界關注。這則請願由中國留學生江玥的家屬發起,目的是要為已故的江玥奪回公義的裁決。

來自中國重慶的江玥,生前是美國亞利桑那州立大學的一名留學生,2016年1月16日,她在駕車等紅燈時被後車追尾並遭肇事司機槍擊後不治身亡。在事後的審判過程中,原本被指控為「一級謀殺罪」的罪犯戴維斯卻在2018年2月與檢方達成辯控交易,通過認罪獲得減刑,所負指控被降為「二級謀殺罪」。

更令人氣憤的是,江玥家屬對此毫不知情,直至今年5月才通過媒體得知該消息。

從意味著「終身監禁和死刑」的「一級謀殺罪」到「10年至25年監禁」的「二級謀殺罪」,能夠使指控產生巨大差別的「減刑交易」,究竟為何?

「減刑交易」,屬於美國聯邦司法程序中的「辯控交易」(Plea Bargain),是在刑事程序中,被告與檢察官所達成的一種協議。借由辯控交易機制,被告可以通過「認罪協商」,避免「以原先被指控的嚴重罪名而定罪」的風險,獲得「以輕罪定罪」的結果。這樣的協議聽來不可思議,但基於美國司法的眾多特點,接近9成的案件都會使用「辯控交易」,該方式在美國聯邦司法程序中有著重要的地位。

但「辯控交易」不僅僅是被告和檢察官的事,根據美國亞利桑那州法律《受害人權益法案》規定:被害人家屬在這過程中有被告知和參與的權利。

根據江家目前的辯護律師鄧洪陳述,「檢方自稱在『辯控交易』前已通知被害人家屬。」但卻無法拿出任何有力證據,存在撒謊之嫌,其嚴重失職是違法行為。他同時表示:「雖介入時機已晚,但將以『檢方嚴重失職』為原因,要求法官撤回認罪協議並以『一級謀殺罪』起訴兇手。」

鄧洪

近兩年來,留學生安全問題引人關注。有關數據表明,2017年全球共發生34起留學生安全事件,其中當事人死亡的有23件,比重高達66.7%。而發生在中國留學生的惡性案件中,從2016年日本「江歌案」、2017年美國「章穎瑩案」可以看出:留學生在受到侵害後,由於其所處的不同國家,在案件的審判以及對受害者權益的追訴上都會極大程度地受到該國的法律的制約和影響。

根據中國與全球化智庫發布的《中國留學發展報告》,近年來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留學生源國。2017年教育部公布的出國留學人數首次突破60萬大關,達60.84萬人,同比增長達11.74%。面對如此龐大的在外留學生數量,如何全面保障中國留學生的人身安全,尤其是在異國的法律環境下如何進行維權和保護,已是中國社會各界關注與思考的當務之急。

6月15日,「江玥案」將在美國洛杉磯迎來開庭審理,本案的審判結果是對美國司法的一次考驗,也會是中國留學生的人身安全在境外法律下如何進行維權與保護的又一次映射。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