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大理寺的猫

手机搜狐

SOHU.COM

富士康员工公开信火了,租不起房的时代这么快就来了?

商品房供应比例被降至40%以后,人才房安居房和商品房之间的价差预计会越来越大,未来的商品房有可能成为富人的特供品,越来越多的普通白领只能转移至租房市场。

不过率先发难的却不是这批人,而是蓝领:富士康的工人们。

前几日,富士康深圳厂区贴出一张《至富士康员工的公开信》,相关图片已经在网上广为流传。

找了很多,但清晰度都是这个样,我简要说一下公开信的内容。

这是富士康深圳厂区的一位员工写的,他表示自己目前租住的单间房租已经达到了700-800元,差不多是底薪的三分之一,现在万科又来参与城中村改造,他估计房租将普涨2-3倍,已经超过了承受能力,提出涨薪要求,并增加住房公积金。目前富士康公积金缴存标准是底薪的5%,该员工在信中要求足额缴纳公积金,这样每年能多增加1000多元,并给富士康两个选项,要么增加职工宿舍数量,要么涨薪,将房租占薪水的比例控制在三分之一以下。

就这则公开信,万科迅速给予回应,万科方面表示,参与城中村改造有利于大幅提高租房质量,房租相比改造前并不会大幅提高。从报价来看,改造后租金大约至上涨了10%,的确还算可以接受。

深圳有大量的城中村,官方数据是1044个,容纳了1000多万的流动人口。它承载了大量外来中低收入者的居住需求,是深圳维持活力的重要支柱。但是这些房子都没有合法身份,在新的住房制度设计中,深圳无法回避,必然要给出相应的安排。

城中村有两种处理方式:

1、一劳永逸,推掉补偿,盖合法身份的住房,但成本极高,推进缓慢。更重要的是这种处理方式,最后释放的红利大部分都不会带给租户,而是给房主、开发商和政府。原来的租户基本上只能被迫去地段更差的地方租房,且房租肯定要涨。

2、尊重现实,保留城中村建筑,但进行改造升级,提升租房体验,以契合深圳产业升级,人口升级的趋势。成本较小,对现有租房环境不做大规模调整。

现在来看,深圳选择了后者。而万科称之为“万村计划”的城中村改造计划便是其中的重要环节,它实际上就是深圳为了平衡居住需求及城中村身份角色而推出的,某种意义上它是妥协的产物。

至于大家关心的资金,万科早已公布过。以新围仔存万科泊寓为例,最便宜的是15平米的单间月租金898元,22平米迷你一室一厅带厨卫的户型月租金为1000元。改造完成后的,租金整体涨幅约为10%。

但是富士康员工的担心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因为周边的魔方公寓,最低的价格达到了2500元。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