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法医秦明2

手机搜狐

SOHU.COM

“快”加息与“慢”缩表

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

在不同的历史情景下,看似相同的宏观现象,往往具有不同的经济意义。2018年6月14日,美联储如期宣布加息,并且多数决策者支持2018年加息四次,表明鹰派加息正在提速。另一方面,为了最优化政策效果,美联储悄然放缓缩表进程,形成了“快加息+慢缩表”的政策搭配。这导致长端利率的上升明显滞后于短端利率,是当前收益率曲线平坦化的主因。因此,有别于历史经验,当前趋于平坦的收益率曲线并非经济衰退信号,而是美国货币政策正常化的必经之路。

有鉴于此,我们认为,短期来看,曲线平坦化将进一步延续,但不会出现利率倒挂。长期来看,随着缩表操作的制约因素渐次消解,至2019年中期,美联储有望转向“慢加息+快缩表”的新组合,从而使收益率曲线重新陡峭化。

“快”加息+“慢”缩表=“平”曲线

2018年6月14日,美联储宣布加息25个基点,并且点阵图显示多数决策者支持2018年加息四次,符合我们此前报告预判。此举表明,美国鹰派加息步伐将进一步加快。受此驱动,美国短端利率有望加速提升,导致收益率曲线平坦化现象进一步凸显。可以预计,今年下半年,根据这一现象而推断美国经济即将衰退的忧虑之声将不绝于耳。从学理来看,将收益率曲线平坦化作为经济衰退的先行指标,其根本逻辑在于:由于存在流动性溢价,长端利率应当显著高于短端利率,如果期限利差收窄甚至倒挂,则表明实体经济长期投融资需求不足,未来经济增长动力转弱。

但是,我们认为,当前美国经济正面临史无前例的特殊情景,并不契合于上述常态化的经典理论。危机十年中,美联储采用规模空前的量化宽松,绕过流动性陷阱的掣肘,直接压低长端利率。以这一扭曲的、非常态的收益率曲线为起点,当前的货币政策正常化本质是“双向收紧”。一方面,通过加息,使紧缩信号从短端利率传导向长端利率。另一方面,通过缩表,针对性地消除量化宽松对长端利率的额外抑制作用。

因此,不同于历史上的前几轮复苏期,在本轮复苏期中,收益率曲线的修复不仅依赖加息的绝对快慢,更取决于加息和缩表的相对快慢。2017年3月至今,由于鹰派加息步伐加快,而缩表操作受制于内生性因素(详见下文),进程相对放缓,导致了长端利率的抬升明显滞后于短端利率,进而推动了收益率曲线的平坦化。有鉴于此,当前的“平”曲线,并非实体经济长期投融资转弱的信号,更不是衰退的先兆,而是美国货币政策正常化的必经之路,是在非常态的危机十年后,美国经济转入真实复苏的阶段性常态表现。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