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体育 炮灰攻略

手机搜狐

SOHU.COM

足球与文学的情愫,世界杯与作家的“暧昧”

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揭幕战将于北京时间今晚23:00开球。32支队伍将在8个小组内展开角逐,争夺16强席位。12名中国小球员将前往莫斯科“参加”世界杯,除了进行友谊赛,还将以球童身份亮相世界杯的开幕式,携手俄罗斯男足队员一同入场。

2018 俄罗斯世界杯

皮球快如一道闪电,划过优美的弧线。时间也是如此,转瞬即逝,却又引人回味。四年过去,作为球迷的我们又送别了一群绿茵球场上最可爱的人,不变的是,我们在漫长岁月里终于等来了一场最好的足球盛宴。

在你的眼中,足球意味着什么?在敏感而又多情的作家眼中,足球又意味着什么呢?今天给大家介绍两位著名的中国作家球迷,迟子建和陈忠实,听听他们与足球,与世界杯发生的故事。

“足球的悬念和激情,最令我着迷。如果一个人的文章写了五分之四的篇幅都是败笔,那么这篇文章无疑是被判了死刑;足球则不一样,它可以十分之九都是败笔,可如果在伤停补时的一瞬,一头狮子能觉醒,反败为胜,那么这篇文章就是华彩。这也是足球的巨大魅力,它可以通篇浑噩,只在最后一瞬用一道闪电,把球迷照亮。这个时代缺乏英雄,足球运动员在场上的拼杀厮斗带给人们对英雄的怀念。我喜欢碧绿的草坪,它洋溢着大自然的气息,我喜欢黑白相间的足球在旋转时带给人的那种猝不及防的美的享受。”

迟子建这样形象而又富有哲思地表达了她对足球的看法。和我们一样,世界杯对于这位东北女作家来说,也意义非凡。她说:“没有哪个节日,会比世界杯更撩人心魄。这个节日虽然四年才一次,但会持续一个月,这简直跟蜜月一样,让人陶醉。我当然会全身心地看,尽量在此期间不外出。冰箱里要塞满哈尔滨的啤酒和红肠,随时为赏心悦目的比赛而举杯!”

“1998年写作《伪满洲国》时,适逢法国世界杯,我毫不犹豫地停下笔来。南非世界杯期间,我当然不会写作。我刚刚完成了新长篇,就把看球当做对自己的犒劳吧。我要看的场次太多了,已经把赛程表放在案头,勾画了一些必看的场次。”

学习和工作之余,我们与足球产生无限暧昧,它是永远的初恋。对于迟子建来说,足球则是她写作之余最大的享受。

1942年生于西安,创作了《白鹿原》一书的陈忠实,与国内很多球迷一样,是在1982年西班牙世界杯世界杯时,爱上了足球。在1982年,陈忠实时任西安市灞桥区文化局副局长,文化馆副馆长,最初,他并不懂足球,只是跟着大家凑热闹,“文化馆里有一台黑白电视机,大家那个夏天都在看足球,之前没看过,一开始只是看个稀罕,但看多了就喜欢上了这项运动。”

到了1986年世界杯,陈忠实家里也有了电视机,陈忠实当时全家住在西安市东郊灞桥区西蒋村。是在南倚白鹿原、北临灞河的小村落,陈家的后院都紧紧贴着白鹿原的北坡。横亘百余华里的高耸陡峭的塬坡遮挡了电视信号,电视机接收的图像信号质量非常差,在大部分时候也只好当收音机用,这样的环境孕育出了一个作家陈忠实,但对于球迷陈忠实而言,显然会对其从收看足球赛有很大的影响。于是,那届世界杯期间,当时已经担任陕西省作协副主席的陈忠实或骑车到朋友的村子看球,十公里的路程,或骑车到附近的一个单位里看球,也有十公里的鹿城,整个世界杯期间风雨无阻。

他回忆起世界杯看球经历时这样说:“那一年我回到了乡下,当时家里有了电视机,但由于信号问题看不到图像,我开玩笑说电视机成、收音机。听足球比赛解说在我看来不过瘾,所以我就骑着车跑到熟人所在的村子去看球,有十多公里远,有一次下着大雨,路也不好走,我骑着车差点摔倒,但还是要去看,因为比赛对我的吸引远不是风雨能够阻挡的。”可见早三十多年的看世界杯条件是如此艰苦,球迷的热情却丝毫不减。

足球与夏天都让人热血沸腾,你准备好了吗?

内容综合自:南京日报、老司机带你看世界杯微信公众号

主办单位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