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体育 降龙

手机搜狐

SOHU.COM

斋月是否禁食?教义与备战世界杯如何平衡

对于世界各地的穆斯林来说,本周四将是斋月的最后一天,但是对于沙特阿拉伯的球员来说,这一天则有着重要的附加意义,届时他们将在莫斯科卢日尼基球场的八万球迷面前与俄罗斯进行世界杯的揭幕战,全球2亿电视观众将会收看这场比赛,而这也将是该国自2006以来首次在世界杯中亮相。

无论卢日尼基球场的比赛最终结果如何,这都将是穆斯林世界的一次庆典,对于沙特阿拉伯和其他的六个穆斯林国家来说,过去的一个月时间里他们都在进行着具有挑战性的准备工作。球员、工作小组以及教练们都必须在斋月相关教义和达到最佳状态所需的高强度训练之间找到平衡点。

由于教义规定穆斯林在斋月的白天必须要禁食,因此在训练和友谊赛当中,这些球队不得不发挥他们的创造性。

埃及国家队主帅阿根廷人赫克托-库珀上月时曾为球队禁食而感到担忧,他表示自己担心这会影响球员们在世界杯上的发挥,他的担忧也是有道理依据的。

英国的运动医学杂志在2007年的一项研究表明,在禁食期间运动员在速度、敏捷性、带球和体能等方面下降明显,此外食物摄入和睡眠模式的改变也会影响身体的实际感知表现。然而正如阿尔及利亚在2014巴西世界杯上展示的那样,尽管当时全队一直处于禁食状态,但他们还是进入了淘汰赛阶段,事实上有时候这也会提高球队的比赛表现。

埃及足协官员埃哈夫-莱希塔表示充分相信球员能够自己来决定结束斋月的时间,伊斯兰教允许出于健康原因或是正在旅行的人进食,不过有些球员在整个月当中都选择遵守自己的职责,即便是在比赛日当天也不例外。为确保在斋月和接下来的几周内都能够尽可能顺利,埃及队已经做了一切能做的事情,莱希塔称:“我们在今年年初就一直在计划着,我们有一套从英国带来的营养计划,这给球队带来了巨大的价值,这从今年3月在苏黎世的训练营开始,并将一直持续到世界杯结束。”

效力于利物浦的埃及前锋穆罕默德-萨拉赫在上月抵达基辅参加欧冠决赛时选择了打破斋戒的习俗,然而包括突尼斯国家队在内的其他一些球员在整个斋月期间都选择了禁食,在世界杯前的热身赛当天也不例外,而这当中也有一些独创性。

在和葡萄牙以及土耳其的热身赛中,突尼斯门将穆埃兹-哈桑在太阳下山时佯装受伤躺在球场内要求接受治疗,裁判员立即暂停了比赛,哈桑的队友们也得以迅速来到场边喝水进食。这种进食的策略似乎也取得了效果,在与葡萄牙的比赛中他们最终将比分扳为了2-2,在对阵土耳其时他们也取得了2-2的平局。突尼斯在世界杯上的首场比赛要到下周一才开始,届时斋月已经结束。

突尼斯中场瓦赫比-哈兹里承认禁食让球队的准备工作变得比平时更加艰难:“这是非常困难的,我们不能吃喝,按照我们的要求准备工作是非常复杂的。”

而大部分沙特阿拉伯的球员和教练都将斋戒推迟到了世界杯结束之后,20名穆斯林工作人员中只有7人选择禁食,而球员则有4人,其中包括了球队副队长阿尔贾西姆和前锋穆罕默德-阿尔-萨赫拉维。除了在比赛日以及前一天之外,他们都将禁食一切食物和水。不过在上周五1-2输给世界冠军德国之后,这四名球员也已经选择将斋月推迟,以便在周四的揭幕战中达到自己的最佳状态。

沙特教练奥马尔-巴克什温近日表示:“当你在旅行时可以选择推迟禁食,你没有这样的义务。之前我们就在斋月时进行过比赛,这不是问题。我们在斋月期间的世界杯预选赛中对阵过日本和澳大利亚,所以我们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些。同时我们的沙特联赛在斋月期间也一直在进行,我们可以应对好这些事情。”

沙特在上周六抵达了位于圣彼得堡的世界杯营地,整届世界杯他们都将在此驻扎。小组赛期间他们将乘坐私人飞机前往莫斯科、罗斯托夫以及伏尔加格勒参加比赛。然而本周利亚德的白昼长度约为13小时38分钟,而圣彼得堡则正在庆祝为期一个月的“白昼节”, 官方给出的白昼长度为创纪录的18小时41分钟,直到凌晨3点天空仍旧是明亮的。

现在看来这座俄罗斯的第二大城市可能会是世界上最糟糕的禁食场地之一,而需要指出的是圣彼得堡是一座穆斯林人口众多的城市,据报道在俄罗斯居住的穆斯林有2000万之众,穆斯林祭拜点则有5万个,而开放于1921年的圣彼得堡清真寺则是欧洲最大的清真寺。这座用绿松石浇筑的宏伟建筑距离著名的彼得保罗要塞只有一小段步行的路程,在去年斋月期间每晚都会有1500-2000名穆斯林人前来。沙特阿拉伯、摩洛哥、伊朗以及尼日利亚的球员在世界杯期间预计也都会前来参观。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