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降龙

手机搜狐

SOHU.COM

顾雏军70分钟陈述两次被提醒:发言要围绕案件事实

中新经纬客户端6月14日电据最高人民法院官方微博消息,顾雏军等虚报注册资本,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挪用资金再审一案14日继续开庭审理。

庭审现场图片来源:最高人民法院微博

顾雏军是格林柯尔系的创始人,旗下曾控制科龙电器等5家上市公司。2005年7月,科龙电器被证监会立案调查,顾雏军也被拘留。2008年1月30日,顾雏军等虚报注册资本,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挪用资金一案,由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顾雏军被判有期徒刑10年。宣判后,顾雏军等提出上诉。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09年3月25日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2012年9月,顾雏军刑满释放后,提出申诉。最高人民法院经审查,于2017年12月27日作出再审决定。

顾雏军在今日(6月14日)自行辩护过程中表示,仅依据本案一审、二审中的程序违法之事实就足够支持做出全部无罪的裁决。为了进一步清楚证明本案的任何被告都无犯罪动机和犯罪事实,他补充了大量陈述。

关于虚报注册资本罪,顾雏军称,“本人和本案的所有被告均没有虚报注册资本的故意,也没有虚报注册资本的行为,根据原审判决所认定的事实,不能确认本人和本案所有被告构成虚报注册资本罪。”

“需要说明的是,我在顺德格林柯尔有80%股权,我父亲有20%股权。就买制冷剂这件事情,我作为总经理是可以做决定的,不需要开董事会或股东会的。这是没有问题的,是不需要任何人批准或同意的。天津格林柯尔当时是外商投资企业,它是我国外公司控股的企业,它卖制冷剂根本就不需要开董事会,卖制冷剂是销售人员都可以决定的事情,只要按照公司定的价位去卖制冷剂就可以了。任何一个销售人员都可以这么做,那么我作为天津格林柯尔的总裁、法定代表人,我当然有权签《供货协议书》。”顾雏军表示,“在以上事实如此清楚的情况下,为什么对这样没有任何危害的行为进行如此严厉的刑事追究呢?唯一的原因就是一些贪官污吏为最终强夺科龙的股权,计划用虚报注册资本的刑事犯罪,来注销顺德格林柯尔,从而让顺德格林柯尔拥有的科龙股权,可以任由他们处置。”

关于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顾雏军表示,“本案中没有任何证据表明本人明知压货销售不应确认收入,仍指使财务人员确认该销售收入,并指使披露如此编制的财务报表。”他还称,“德勤在个别贪官的压迫下,故意拿这5.7亿的压货销售做文章的不道德的、犯法的行为,这种当时已分销了6000万元的压货销售当然应确认为销售,而且不应出任何保留意见,这是违反德勤多年的销售确认习惯的,我坚信这段细节就会真相大白。”

关于挪用资金罪,顾雏军称,“原审判决关于我挪用江西科龙4000万、科龙电器2.5亿,共计2.9亿元的认定没有任何事实和法律依据”他还表示“关于所谓挪用扬州亚星客车公司6300万元的问题,本人在《补充刑事申诉状》和《补充上诉状》中已经说得很清楚了。6300万元是扬州机电的资金,扬州机电根据其与扬州格林柯尔公司的《借款协议书》支付借款时,其与扬州亚星的《股权转让协议》和《补充合同》均未生效,因此6300万元不可能是扬州亚星的股权转让款。最重要的是,6300万元与6404万元根本就不是同一笔资金。可以说,这是史上最荒唐的事情,借钱居然可以借出一个挪用资金罪。”

在陈述50分钟时,审判长裴显鼎提醒顾雏军“你要考虑本案七名被告人、七名辩护人、四名公诉人,你一个人已经用了五十分钟,你不仅仅大量读已经提交的申诉状,而且加入了许多与审理案件事实无关的故事,你要珍惜大家的时间。”

在70分钟时,裴显鼎打断陈述并提醒顾雏军,“顾雏军你认为这个意见和法庭调查的事实有关吗?法庭需要查明与案件有关的事实。”“我郑重提醒你,与本案无关的事实不要再说了。法庭辩论要围绕法庭调查的事实进行,充分行使自己的权利。本庭已经是第二次郑重的提醒你了,发表言论要围绕案件事实。”

之后,顾雏军结束发言,申请上厕所,审判长予以同意,请法警陪顾雏军去厕所。(中新经纬APP)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