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送女孩回家2

手机搜狐

SOHU.COM

提高个税免征额是否有利社会公平?

刚刚结束的两会期间对提高个税起征点的言论甚嚣尘上,很多人也觉得应当由3500提高到7000,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表示,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不仅提到提高个税起征点,还有很多涉及个税改革其他方面的表述,这些内容都非常接地气,反映了民意。此前,她给大会提交的建议就包括提高个税起征点至1万元。对于普通工人家庭来讲,3500元的免征额偏低了。”董明珠说,现在80后已经是社会的主流人群,但他们的孩子还很小,小的可能几岁,大一点的可能刚上初中,“孩子教育费用不低,比如小孩在私立幼儿园,一个月大概要3000元,甚至更高。一年几万元的教育费用对普通家庭压力不小,如果加上房贷,对生活确实会有影响,所以我觉得3500元个税起征点要改,应该提高到1万元。”

当然,关于个税免征额提高的也有经济数据支持,依据居民实际生活收支,中国上一次调整个税是2011年,将起征点提高至3500元,2011年中国人均GDP是3.5万元,时隔6年,2017年中国人均GDP已达到近6万元,再加上如此高涨的民意使然,似乎个税改革箭在弦上,按政府工作报告的要求,如果今年完成个税修法,预计最早8月份初审,10月份或12月份二审通过。

实际上而言,提高起征点(免征额)的唯一合理依据是为抵消通胀的影响。我国曾经历次提高免征额,从800元到1600元,再到如今的3500元。提高免征额是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通货膨胀将减少免征额部分收入的实际购买力,为维持这些收入的购买力不发生变化,就需要根据通胀速度对免征额进行动态调整。“一刀切”提高免征额解决了纵向的时间维度差异,随之而来的就是横向的地区间差异。比如,3500元的月收入在欠发达地区算中等收入,在一线发达城市则是低收入群体,即使把免征额提高到7000元,也无法解决地区间购买力的差异。这是不是也说明,需要因地制宜,一省一个免征额标准?但是实际操作起来恐怕会遇到更多的困难。

提高免征额肯定能减税,这一点毋庸置疑,但是这个减税效果微乎其微。即便我们将免征额提高到20万元(这就与废除这个税种相差无几了),其对普通居民实际购买力的影响也非常小,因为名义收入虽然高了,但大家购买的商品和服务的价格也上去了。不仅如此,提高免征额看上去是为穷人减税,实际上富人获益更多。假定免征额提高到5000元,低收入群体(月税前收入5000元)的减税获益为45元([5000-3500]*0.03,0.03为最低边际税率),高收入群体(月税前收入80000元以上)的获益可以高达675元([5000-3500]*0.45,0.45为最高边际税率),两者相差14倍。而对那些收入已经在3500元以下的群体,他们从这样改革中的获益为0。

每年公布的人均收入都会引起一片拖后腿扒裤子的热评,只是以2011年中国人均GDP是3.5万元,2017年人均6万元,来简单评判应该提高到7千元,未免不负责任,这只是人均GDP!!我从各方面的间接证据进行推测,目前的个税纳税总人数应该在1亿以内。给定现有的1亿纳税人口,无论我们的个税税率是如何累进的,其对收入分配的影响也仅限于这1亿人口,对剩下的绝大部分人口没有直接影响,进而在全国层面上也就无法对收入分配产生实质影响。试想一下,如果继续提高免征额,纳税人数将进一步减少,极端一点,如果把免征额提高到10000元,纳税人口可能就只剩下2000万了,税率从3%累进到45%,也仅能对这2000万人口产生影响,那么这个税种的收入分配功能又何从谈起?又如何叫个人所得税?

比如企业高管拿1元年薪,或者刚好是3500元的月收入,这无非是因为企业所得税税率远低于个人所得税。年收入过百万元的,甚至可以成立一个小企业来承接自己的高收入,虽然企业所得税的法定税率为25%,但是考虑到小微企业优惠税率、成本扣除等综合因素,实际的税负大概在10%以内,这与45%的最高边际税率相差太大。这样的结果,就是导致高的边际税率成了一个摆设,收入越高的人群越容易避税,个税也就逐渐被人诟病为“工薪税”了。

精选